蠢的白左,扰乱了这个世界


蠢的白左,扰乱了这个世界

说实话的凯西·朱遭遇打压

比如,人们有表达的自由,无论自由地表扬,还是自由地批评。华裔凯西·朱Kathy Zhu说“黑人群体需要反思自身的暴力问题(这是事实)”,就被扣上了种族主义的帽子,被剥夺密歇根小姐的头衔。这明明是事实,但政治正确要求不能批评弱者,但黑人批评白人就没有问题。很明显,黑人成了美国社会的特权者。

看个视频

纽约哈莱姆区街头,一群黑人在街头向执行公务的两名警察泼水,并把空水桶朝他们身上砸去。而警察不敢还击,因为这里是黑人区,白左当道的纽约市府动辄会以“种族歧视”之名处分甚至起诉警察。视频中左边这位紧锁眉头的黑人小哥,为黑人群体这样的挑衅行为感到悲哀和痛苦,这预示着黑人未来的前途黯淡。

世人对黑人的暴力性心知肚明。很讽刺的是,不管是讲大爱的白左,还是盲目支持驴党的亚裔,脑子很混乱,脚步很诚实,都本能的知道远离黑人区,二十多年前洛杉矶的教训,很可能会在旧金山等地重演。

再比如,人们有拒绝的自由。我可以说话,也可以保持沉默;我可以参与某活动,也可以不参与某活动。伯林称其为消极的自由,这是人的基本自由。同样是凯西·朱,因为在大学校园拒绝佩戴伊斯兰头巾,被扣上了“伊斯兰恐惧症”的帽子,不得不转学。如果她拒绝佩戴天主教或佛教饰物,那没有任何风险。很明显,伊斯兰教在美国社会获得了特权。

最近的例子,就是那个当上国会议员的黑人女性索马里难民奥马尔Ilhan Omar,不仅宣誓时忠于古兰经,更以其对911恐怖袭击的暧昧态度,和无比仇视以色列的言论,引发举世哗然,但依然能依靠“穆黑女”的特殊身份,在驴党控制的众议院地位稳固。

通过上面的论证,显示了打着保护弱者旗号下的政治正确,其本质就是不讲道理,就是“我弱我有理”,这形成了一种特别的种族歧视--野蛮族群对文明族群的歧视。人类的参差百态,是文明发展的源头。在辩证大法的旗帜下,文明与野蛮被混为一谈,直接导致社会法治水平的降低,人们的自由权利被侵蚀。

所以,白左的逻辑,就是没有逻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