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备遇到孔明真是如鱼得水吗蜀汉惨败后,诸葛亮吐出一句怨言


  公元222年,蜀、吴彝陵之战,蜀军几近覆没,刘备既无力再夺荆州,又无力与曹氏争夺天下,“复兴汉室”了。

  为此,古今许多学者在叹息之余,对荆州之失作了种种评说:或归罪于刘备,或责怪关羽,或指摘诸葛亮。就史实而论,三人都有一定的责任,孰大孰小?

  从刘备对诸葛亮、关羽所授职守和一贯态度观察,“刘备荆州”得而复失的主要“罪”责应由刘备承担,他首先就错在未能重用诸葛亮,而把镇守荆州的重任交给了骄傲自大的关羽。事实上,刘备遇到诸葛亮,绝非世人印象中的“如鱼得水”,也从未把他视为自己手下的第一智囊,而是在相当一段时间内让他去干后勤部长这样的活。

  “跨有荆、益”是最初诸葛亮给尚无地盘的刘备指出的战略目标。并针对东联孙权、北拒曹操的外交方针,分析了荆州主客观的有利条件。显然,“跨有荆、益”是诸葛亮对各军事集团力量的权衡拟定的战略目标,指出了占有荆、益的必要性和可能性。

  至于如何“跨有荆、益”、“跨有荆、益”后如何保住荆、益?诸葛亮没能也不可能作出预先的估计或安排。虽然他常“自比于管仲、乐毅”,云只能视为他的志向和抱负,又被时人誉为“伏龙”,是个识时务的俊杰,亦为对他年轻有为的赞许。

  

  然而,当时的诸葛亮毕竟只二十六、七岁,又“隐居隆中”,“躬耕陇亩”十年,缺乏政-治、军事方面的实践经验,离开诸葛亮“初出茅庐”的历史实际,将荆州失守的责任归结《隆中对》在荆州问题上的失算,未免有站着说话不腰疼之嫌。

  事实上,“初出茅庐”的诸葛亮对如何夺取荆州曾发表过意见。公元208年曹操率大军直指荆州之际,他建议先发制人、进攻襄阳的刘表之子刘琮,刘备却以不愿背弃刚刚死去的刘表为由,没有采纳。结果,刘琮降曹,曹操兵不血刃占领襄阳。

  刘备意气用事,不从攻琮之计,坐失良机,不仅“让”襄阳于曹操,而且在曹军的进逼下,不战自溃,惨败于长坂。后来在荆州归属问题上给孙权以口实,道义上处于不利地位。

  刘备得到诸葛亮后,曾发出“如鱼得水”的感叹,可惜他在兴奋之余,或以为诸葛亮年青,“初出茅庐”,或恐其义弟关羽、张飞“不悦”,虽与“亮情好日密”,并未重用诸葛亮。

  比如赤壁会战后的第二年,刘备自领荆州牧,对关羽、张飞、赵云均委以一方守将的重任,而对诸葛亮呢?却只是拜为军师中郎将,负责在零陵、桂阳、长沙三郡征调赋税兵役,相当于后勤部长,而且远离公安,住在临蒸,这哪是首席智囊应享受的待遇呢?

  

  又如,公元211年,刘备入蜀之时,将把镇扼荆州的重任托付给了关羽,同时让诸葛亮跟关羽干这个差使,似乎没有安排诸葛亮的实际职务。

  再如,公元213年,刘备调诸葛亮、张飞、赵云入川合围成都。次年,刘璋出降,刘备自领益州牧。他在封官授职时,对诸葛亮安排的头衔是军师将军,署左将军府事。

  “军师将军”较之于“军师中郎将”,名位为高,却仍是为刘备外出征战时“足兵足食”的后勤“将军”。事实表明:赤壁战后,蜀汉建立前的十二、三年中,更或在白帝城“托孤”之前,刘备始终只要诸葛亮主管“足兵足食”的后勤事务,没有让诸葛亮继续在如同赤壁会战中那样的实际政-治、军事斗争中发挥才智,致使在刘备集团中的地位和作用不很突出,没有显赫的事迹,政-治威望不高。

  因此,刘备平定益州赏赐功臣时,分给诸葛亮的财物,与法正、关羽、张飞等人相同,毫无特殊优待。

  刘备入蜀后尤为倚重法正。法正长于“奇画策算”,为刘备实现“跨有荆、益”的战略目标数次献计,屡建功绩,表现出卓绝的才干,成为刘备“是训是咨”,言听计从的“谋主”,先后被任命为蜀郡太守,扬武将军,尚书令,护军将军,为蜀汉“外统都徽,内为谋主”的重臣。

  

  刘备如此“雅爱信正”,是他“弘毅宽厚、知人待士”品德的体现,长于权谋的法正成为刘备经营益州的“谋主”亦理所当然。

  从这一角度言,将荆州失守的责任不分青红皂白地强加在诸葛亮这个“足兵足食”的“军师将军”身上,极不公正。

  事实上,益州的一切军政大事全由刘备决断,“职为股肱”的诸葛亮除了忙于“足兵足食’,外,对文臣武将的任免调配,军力部署和攻守征伐等重大决策问题上,能说些或能做些什么呢?

  陈寿《三国志》记事简略,裴松之的注则相当详尽,均未在诸葛亮“职为股肱”时期的事迹作何记述和补充,决非陈、裴记述漏失,或有意隐而不书。

  关羽镇荆州,是刘备的安排,结果由于他的骄傲自大,不但丢掉了荆州,他自己也兵败被杀。荆州失守,关羽被害,刘备愤怒至极,为夺回荆州,替义弟报仇,于公元221年亲率大军伐吴。终因元气大丧,于次年惨败于彝陵。

  荆州未能夺回,孙刘联盟彻底破裂,“跨有荆、益”,分兵北上,“复兴汉室”的战略宏图付诸东流。刘备兵败后,诸葛亮曾叹息:如果法正还在,必然不会让刘备伐吴。诸葛亮此语,正是他得不到刘备器重、无法阻止刘备伐吴的怨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