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誉为伪满最精锐的伪军,后参加辽沈战役向解放军投诚


被誉为伪满最精锐的伪军,后参加辽沈战役向解放军投诚

1946年1月5日凌晨,不顾严寒的长春各界人士纷纷齐聚机场。沦陷14年后,长春终于要迎来中国政府的军队。上午7时,18架载有200名官兵的C-47运输机在隆隆声中陆续降落。第一名带队军官迈出舱门时,整个机场沸腾了。热烈的人群手舞旗帜、递上鲜花,口中高呼欢迎之词。早有准备的媒体则不断按下相机快门,准备在当天以号外的形式报道。

然而面对长春人民的欢迎,走下飞机的200余名官兵内心苦闷,有人甚至觉得这是一种讽刺。就在4个月前,他们都是“满洲帝国”的国军——铁石部队的成员。

代表关东军面子的伪军

时间回到1944年,在共产党冀东抗日武装的不断打击下,日军华北方面军决定武力“扫荡”冀东,但在制订计划时发现手头兵力不足,就向关东军发出“借兵”请求。关东军当时实力防住苏联军队都属勉强,但不便拒绝,考虑再三后决定从伪满军队挑选合适部队。

这支伪军不能丢了关东军颜面,所以关东军在给伪满军事部的“请求”中提出“必须是精锐部队,才能担此重任”。日方名为“请求”,实与命令无异,时任“军事部大臣”的邢士廉不敢怠慢,当即命令各军管区上报可供执行任务的团级部队。

经筛选,伪满军事部从备选的10个步兵和骑兵团中选定4个,即步兵第26团、步兵第37团、骑兵第47团和骑兵第49团。其中两步兵团合编为旅级规模的铁心部队,任命日本军人(在伪满军队的日籍军官都已加入伪满国籍)粟野重义为部队长,刘德溥和日本军人南清一担任步26团和步37团上校团长。两骑兵团合编为旅级的铁血部队,任命日籍军人岩田熏为部队长,呼赫巴图尔和郭文通担任骑47团和骑49团上校团长。

铁心部队和铁血部队合编为铁石部队,取伪满军训中“铁石纪律”之意。奇怪的是,日方和伪满方都无意设立铁石部队司令部,只成立一个联络部,任命日籍军官南博彦任部长,另由关东军派遣一名大佐军官担任军事顾问。联络部下设机构与常规司令部无异,但为部长的南博彦却只是一名上校,而所属铁心部队长和铁血部队长都是少将,南博彦的职责也只是居中联系和调配两部作战事宜,显得十分怪异。

铁石部队装备之优良,在伪满军队中绝无仅有,直叫友军羡慕和嫉妒。此外,邢士廉还陆续组建起战车队“铁虎部队”、通信营“铁波部队”、辎重营“铁轮部队”、由朝鲜人组成的独立步兵队“铁人部队”。它们被编入铁石部队,总兵力达余人。1944年12月7日,值日本偷袭珍珠港得手三周年,铁石部队宣告成立。选择这一天或许是为了让部队沾点喜,为今后作战开个好局。

21日,铁石部队在锦州接受第1军管区司令官王之佑和日本关东军参谋长笠原幸雄检阅。溥仪所遣特使中校侍从武官田宏图,代为宣读“圣谕”,要求部队能够“日满同心”、“发扬国军精神”。关东军参谋长笠原幸雄则希望“日满两军本着同心容德,共存共荣的精神,为大东亚共荣圈建设而努力”。检阅结束后,军方举办盛大欢送出征宴会,铁石部队中校以上军官全部参加,这让不少经常被排斥在宴会外的伪满籍中国军官感到意外,但任凭宴会上日军代表如何吹捧,他们都对即将奔赴的冀东战场感到前途未卜。

狼奔豕突于冀东

1944年12月23日,部队陆续向冀东开拔。其中铁石部队联络部进驻唐山,受华北方面军宪兵司令官兼特别警备队长加藤泊治郎中将指挥,直属各部队分驻唐山和滦县,承担作战任务的铁心部队分驻滦县和迁安,铁血部队驻防滦南。

对于“邻国”友军的到来,铁石部队受到唐山日军的欢迎。铁石部队能不能承担起“冀东治安”的任务,加藤则表示怀疑。

以铁心部队为例,该部从1945年1月8日到8月15日,参与“扫荡”三十次,其中有重点进攻三次,可谓作战颇多。但用刘德溥的话来说,“由于解放区军民一体,组织严密,从未包围住过八路军。而广大人民群众,在同仇敌忾和坚壁清野的行动下,被包围住的仅是一些老幼妇孺……不论昼夜风雨,只要发现伪军行动的信号,全村居民则扶老携幼地向山里躲藏”。

铁心部队与八路军有过正面交锋。根据华北日军情报显示,冀东八路军主要集结在群山环抱、地势险要的东、西莲花院,这也是铁石部队进入冀东后的首要进攻目标。根据计划,由铁心部队负责进攻南莲花院,铁血部队负责进攻北莲花院,战车队支援南北战场。

进攻开始时,铁心部队遭到八路军雷区的“热情招待”,一时间到处都是爆炸声,步37团先头连有50余人或死或伤。遭此打击,任凭日籍军官如何呵斥鸣枪,士兵都不敢继续前进。等到工兵部队排雷完毕时,八路军主力早已转移。

1945年3月,步26团1营在下官营执行“扫荡”任务,突遭八路军伏击。营长李治唐反应迅速,命令一个连从右翼包围住八路军的伏击高地。根据火力推测,李治唐判断高地上的八路军顶多100人,便壮着胆子命令部队全力进攻,试图打出铁石部队进入冀东后的第一次大捷。

面对步26团的进攻,八路军不但数次打退进攻,还组织一次反击,并成功突围。当李治唐攻上高地时,只找到一名因负伤无法移动的八路军战士。即便如此,李治唐还是没能将其俘获,因为他等伪满士兵靠近后拉响了隐藏起来的手榴弹,这一事例给伪满士兵极大震撼。

如前所述,频繁执行任务的铁石部队总反遭八路军伏击。每次战斗伤亡只有百余或数十,但数据累计起来就很庞大了。铁石部队的士气日益低落,日本军官的欺凌更是增长了中国士兵的抵触情绪。

1945年6月下旬,步26团2营外出征粮时在张庄子休息,突遭八路军三面进攻。日本营长高山急忙组织部队抵抗,并用无线电向团部报告发现八路军主力,请求增援。粟野重义认为是一次歼灭八路军主力的绝好机会,便命两步兵团倾巢出动。粟野没想到这是高山为了活命而谎报的军情,等到步26团主力靠近张庄子时,八路军已经撤退,被围的第2营也只是伤亡了20余人。

刘德溥解围成功后率部返回驻地,不想正与前来驰援的步37团遭遇。由于天黑视线不清,双方又没有及时沟通,致使刘德溥和南清一都认为对方是八路军主力,互相开火,直到靠近时才发现是友军。奇怪的是,这次夜战枪声虽然激烈,但却只有一人负伤,这人正是南清一。南清一伤势不重,他在简单包扎后就带着部队返回驻地。铁石部队联络部长南博彦得知后却觉得十分诡异,枪声密集的情况下,正面交锋的士兵无人伤亡,阵后督战的团长却中枪负伤,南博彦判断是有不满日本军官的中国士兵所为,便下令调查。最终查不到确切证据,只能不了了之。

与铁心部队相比,铁血部队同样是四处碰壁。在1945年6月的昌黎“讨伐”中,铁血部队长岩田熏亲自指挥所属两个骑兵团猛攻八路军冀热辽军区。骑47团在昌黎东北发现八路军游击队,团长呼赫巴图尔盲目命令所部实施追击,结果落入冀热辽军区新编第14团的伏击圈,当即伤亡20余人,损失军马50余匹。呼赫巴图尔生怕继续前进再有不测,急忙命令部队回撤。

骑49团的遭遇更是成为笑柄。该团第1连途经一个村庄,发现村内空无一人,村外只有几名老百姓模样的人作观望状。日籍连长小泉和雄认为村内老百姓知道军队要来就全部逃跑了,便命令部队入村搜集柴草。不想突然遭到八路军的四面围攻,第1连大部分官兵还没反应过来就在30分钟内全连覆没。事后有日军军官笑道:“铁石部队的前线指挥官到现在还不知道,八路军是老百姓,老百姓就是八路军这个事实。”

铁石部队进入冀东地区半年有余,不仅没有改变冀东战局,反使八路军活动更加频繁。对此,加藤泊治郎无奈评价:“堂堂一万余人,所能起到的作用也就只是告诉八路军,冀东地区是有军队驻防的,但其效用和草人有什么区别呢?”

抗战结束后的可悲命运

1945年8月15日上午9时,铁石部队联络部向所属各部转达了军事部下达给各部队“星夜回国”的命令。消息灵通者已获悉日本投降的消息,他们不愿回到“满洲帝国”继续效命,便开始谋求新的出路。

刘德溥从粟野重义处接到“向滦县车站集中,轻装上车回国”的命令后,便寻找各种理由拖延出发时间。他在得到粟野同意暂缓出发的命令后急忙返回团部,联合团部中国军官决定反正。

15日下午2时,刘德溥以粟野要来团里视察为由,将全团军官集中到团部。待军官到齐后,刘德溥一声令下,将所有日本军官逮捕,随后公布了日本宣布投降的消息,并宣称自己早就与国民政府有联系,这次是奉命战地反正。刘德溥就这样掌握住了步26团。

步37团团长、团附、营长都是日本军官,直接收编势必引起抵抗。刘德溥决定仍然以粟野的名义邀请步37团军官到位于榛子镇的步26团团部开会,乘机将日本人逮捕,中国军官则动以情谊和反正的光荣身份而将该团掌握在手。最后,光杆司令粟野重义也顺从地当了刘德溥的阶下囚。

铁心部队成功起义后,刘德溥自任旅长,他任命关瑞玺为步26团团长,申绍志为步37团团长,并派人寻找八路军表示反正之意。

与此同时,骑49团团长郭文通在得到日本投降的消息后,不愿投降国民政府,也不愿接受八路军改编,他命令中国军官将日籍军官缴械,随后带部队迅速包围骑47团,并动员该团中国军官随他返回老家建设家乡。在郭文通的号召下,铁心部队很快抱成一团,随其回兴安各地解甲归田。郭文通则在内蒙参加自治,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担任过内蒙古自治区参事、人大代表,于1971年因病去世。

至于铁石部队联络部以及所属的其余各级单位,则都在得知日本投降后作鸟兽散,不到两天就全部自行解散。至此,铁石部队所剩下的“血脉”只有刘德溥这一支了。

铁心部队实力尚在,自然成为国共双方的争取对象。刘德溥本想投奔八路军,但随后决定投靠他所认为实力更强大的国民政府。刘德溥先行打出“榆关先遣混成第1旅”旗号,随即派人与东北行营主任熊式辉取得联系,在熊式辉批准下将所部改编为东北保安第2总队。至此,这支伪满精锐摇身一变,来到国民政府辖下。

由于总队官兵都是东北人,他们都希望开回老家,包括刘德溥。且部队在滦县驻防九个月,在当地名声实在不好。为此,刘德溥几次向东北行营提出返回东北的要求,一直被熊式辉拖延着。

转机在1946年初到来。国民政府在苏联军方告知即将撤出长春时,决定派兵正式接收。熊式辉本想派自己一手组建起来的老部队即第5师接受这一任务,却遭到第5师的上级第94军军长牟庭芳的拒绝。第94军隶属第11战区,熊式辉不便越权强行调动。就在这个时候,刘德溥发来请求前往长春的电报。熊式辉考虑到自己对刘以及保2总队有知遇和保全之恩,如放其返回东北必定更加感恩戴德供自己驱使,便同意了刘德溥的请求。

消息传到滦县,保2总队官兵一片欢腾,他们连夜乘坐火车抵达北平,随后于1946年1月5日凌晨乘坐飞机开赴长春。返回长春值得保2总队官兵兴奋,运输当中却厄运不断,首先南苑机场上发生了一驾运输机滑出跑道撞上电线杆的事情,接着,长春上空又有两驾运输机相撞坠毁,导致机上和地面官兵80余人身亡。

经过15天波折,保2总队的8000余官兵总算全部抵达长春。仅过了3个月,4月14日苏联军队全部撤出长春时,他们便遭到东北民主联军的猛烈进攻。刘德溥率部抵抗,在坚持4天后大部被歼灭,他只得带着残部突围。

一个月后,长春又重新被国民党军占领,刘德溥闻讯急忙带着残部“光荣”返回。此后他以长春为根据地,招收原伪满的失业军官和士兵以不断扩编部队。1947年9月,部队改编为暂编第56师,刘德溥任师长。

经过一年半的努力,刘德溥的部队终于从地方保安部队转变为正规军。但他这个师长只当了3个月,就被外调到第49军去当有职无权的副军长,一年后在辽沈战役中被解放军俘虏,直到1975年被释放。暂56师则被留在长春,于1948年10月向解放军投诚,铁石部队的历史至此划上句号。(转自捞史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