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鬼令】第十三章?共患难3


  入夜,步行了一天的人都又乏又困。可这里是荒野,所以珞凌担当起守夜的‘重任’。

  “睡吧,这里有本尊在,不会有危险的。”

  珞凌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低头继续有一下没一下的拿着手里的树枝挑着火堆里的木柴。

  “再挑下去,火就灭了。虽然现在还是八月份,但夜里终究会凉。不为自己考虑,好歹也顾及一下三位小姐。”

  珞凌确实因为白帝的话不再挑动火堆,但却拿着树枝戳着地面,一下一下,好像非要把地面戳出一个洞。

  白帝觉得看到了一只小奶猫,虽然看似耷拉着脑袋一副闷闷不乐,却高傲的和主人生气,对主人的召唤不理不睬:若是猫的话,或许可以养一只。

  “没和你说一下,是因为若让你提前知道有了准备,你就出不来了。”在他的意识里把他丢下‘悬崖’,并非是故意要吓他。可白帝却是第一次做事情之后,会给其他人解释原因。

  可珞凌也只是手下的动作停了下来,却转动身体背对着白帝。

  哄一个人,这样的事白帝从来没有做过。如果对方是珞凌这只炸毛的小猫,也许……他愿意试试。

  抬起手,摸着珞凌的头顶:“本尊都道歉了,你……”

  手下的头发很软,但头皮传来的温度却有些热,而且能感觉到这副身体在颤抖。

  弯腰,白帝伸出右手捏着珞凌的下巴强迫他转头面对自己:小脸有些红,不自然的红;眼睛也红红的,含着未落下来的泪。

  珞凌,振国侯府的小少爷,可这两天经历了被绑架,独自面对狼群,在三个女人面前又要强装坚强。这……确实是勉强了一些。而现在,因为一身的伤加上行了一天的路程,身体不支有些发热,却还要在夜里主动揽过守夜的工作。

  像极了一只傲娇的小猫。

  “哭了?”

  “我……”推开白帝,珞凌继续背对他,然后抬手快速的擦拭了眼角没落下的泪:“我才没有哭,刚刚……烟进了眼睛,所以眼睛红了而已。”

  “是是是。”白帝挨着他坐下来,然后从怀里掏出一个白色瓷瓶:“把它吃了吧,对你的身体好。”

  但珞凌没有接过去,白帝叹了口气:“算是本尊的赔礼,这个可是能修复灵脉的百灵丹,世上最多不过十枚,价值……”

  “你说的是真的?对三哥哥的灵脉可有效?”

  三哥哥?

  珞宇?

  珞宇灵脉被废,这百灵丹确实是对症的最佳良药。

  “这是给你吃的。”

  “所以,对三哥哥的?伤是有效的。”白瓷瓶攥在手里,珞凌觉得如果这三天的遭遇能换得修复三哥哥灵脉的百灵丹,那哪怕伤的再重一些也值了。

  “这里只有一枚,你若吃了,你的灵脉便能顺畅,你便不会再被人叫做废物。”看着一心想着自己三哥哥的珞凌,白帝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突然有些生气。

  “灵脉顺畅,我也不见得能在武修方面有多大的成就。可三哥哥就不同,他不该被人嘲讽是废物。”所以,如果只有一枚,那珞凌一定会留给自己的三哥哥。

  “你……”

  “你说给我的赔礼,我收下了,不再生你气了,那它现在就是我的了。”护在胸口,珞凌很怕白帝会反悔。毕竟,他刚刚也说了,这个百灵丹世上不过十枚,应该是非常贵重的。

  “笨蛋。”白帝很生气,可这句笨蛋却不单单只是骂珞凌。更骂自己:干嘛废话告诉他那是什么,直接喂他吃了不就好了。

  起身,一甩袖子,白帝便不见了。

  至于他去了哪儿,珞凌好奇过,但他从来没有细想过。而现在,他非常希望白帝暂时不要出现,至少在这个百灵丹给三哥哥吃下去之前不要出现。因为他怕白帝反悔,又要回百灵丹。毕竟,自己根本打不过他。

  【翌日清晨】

  “洛公子,你昨晚怎么不唤我替你。守一夜,会很辛苦的。”黄浦莲有点担心珞凌的身体,因为他的气色看上去非常的不好。但精神……似乎好的有些不太正常。

  “没事的,只是守夜而已。”不过,身体却是有些不舒服。只希望今天能幸运一些,能遇到过路的车队。这样的话,也许入夜便能回道国都,然后就能把百灵丹……对了百灵丹真的有那么神奇的药效吗?

  “黄埔小姐,你见多识广,可有听说过‘百灵丹’。”

  “百灵丹?小凌子,你怎么突然想问百灵丹?”萧洛洛挤到珞凌和黄浦莲中间:“百灵丹,又称冰灵丸。据说可以修复灵脉的任何损伤。对了,你是不是想用它来修复你堵塞的灵脉?”

  “它真的可以修复灵脉的任何损伤,那太好了。”即便不喜欢郡主,但她的话珞凌还是信的。

  “好什么,你可知道百灵丹千金……不,应该说这星罗大陆上都不超过十枚,可算是有市无价。若有人手里真有一枚,你出千金都未必买得到。不过,若是让本郡主知道谁手里有这么一枚,就是抢,本郡主也给你抢过来。”在萧洛洛看来,珞凌大概是想借百灵丹修复自己堵塞的灵脉。

  “那……那个,不劳烦郡主了,那东西对我来说没用。”做了十五年的废物,珞凌不介意继续做下去。何况,他对他现在的生活并没有什么不满意,不想改变,更不想因洛河郡主而改变。毕竟,百灵丹太过贵重了。

  如此想来,自己是不是应该谢谢白帝呢。

  白帝?

  “白帝,是真的死了吗?”

  “你今天很奇怪,一会儿问百灵丹,一会儿问白帝,他们都算是这星罗大陆上了不得的名字。对了,话说回来,本郡主还没问你,那夜你和银面男说的那个什么阴……阴鬼令,对,就是阴鬼令的碎片到底是什么东西。”

  这一问,让一旁张凤雅也竖起了耳朵。

  虽然黄浦莲曾告诫她不要过多追问这几天发生的事,最好是忘掉。可却不表示她不好奇,而现在,郡主开口,她到不介意旁听一下原委。

  阴鬼令到底是什么?

  银面男人手里有阴鬼令碎片的事,珞凌是如何知道的?

  知道阴鬼令碎片下落的人,又是谁?

  而此时,消失了一夜的白帝又出现了,不过他出现在珞凌他们身后,不近不远的跟着。对于萧洛洛的问,白帝也很好好奇珞凌会如何回答。毕竟,阴鬼令的事是自己告诉他的,至于那个赌约,倒真是他自己想出来的,也算有点小聪明。

  “我也不知道那阴鬼令是什么东西,不过是偶然听二哥哥提过。”珞凌的回答很巧,毕竟少女失踪案交给了那位天才的刑部侍郎珞森,而依照珞森的本事,能查到银面男身上有阴鬼令似乎也不奇怪。而珞森是珞凌的亲哥哥,若是他偶尔听到一些和案情有关的事情,这也非常的合乎情理。

  “那为什么你的二哥哥还没找到我们?”张凤雅捶着自己的大腿:“他再找不到我们,我们没被那个银面男人害死,也被活活累死了。”

  脚疼,大腿也疼,而且胸口也闷闷的不是很舒服,再加上吃了一天的烤肉,胃也有些难受。若再这么下去,她觉得她真的会死掉。

  “二哥哥,他一定会找到我们的。一定……会的。”珞凌坚信自己的二哥哥会找到他们,只是,天不遂人愿。上次坚信珞森会出现,结果出现的是银面男;这次坚信珞森会出现,结果出现的是……

  96

  碎银子君

  B67c298d f020 4f89 aac6 0710bc0709ec

  0.2

  2019.07.20 13:31

  字数 2516

  入夜,步行了一天的人都又乏又困。可这里是荒野,所以珞凌担当起守夜的‘重任’。

  “睡吧,这里有本尊在,不会有危险的。”

  珞凌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低头继续有一下没一下的拿着手里的树枝挑着火堆里的木柴。

  “再挑下去,火就灭了。虽然现在还是八月份,但夜里终究会凉。不为自己考虑,好歹也顾及一下三位小姐。”

  珞凌确实因为白帝的话不再挑动火堆,但却拿着树枝戳着地面,一下一下,好像非要把地面戳出一个洞。

  白帝觉得看到了一只小奶猫,虽然看似耷拉着脑袋一副闷闷不乐,却高傲的和主人生气,对主人的召唤不理不睬:若是猫的话,或许可以养一只。

  “没和你说一下,是因为若让你提前知道有了准备,你就出不来了。”在他的意识里把他丢下‘悬崖’,并非是故意要吓他。可白帝却是第一次做事情之后,会给其他人解释原因。

  可珞凌也只是手下的动作停了下来,却转动身体背对着白帝。

  哄一个人,这样的事白帝从来没有做过。如果对方是珞凌这只炸毛的小猫,也许……他愿意试试。

  抬起手,摸着珞凌的头顶:“本尊都道歉了,你……”

  手下的头发很软,但头皮传来的温度却有些热,而且能感觉到这副身体在颤抖。

  弯腰,白帝伸出右手捏着珞凌的下巴强迫他转头面对自己:小脸有些红,不自然的红;眼睛也红红的,含着未落下来的泪。

  珞凌,振国侯府的小少爷,可这两天经历了被绑架,独自面对狼群,在三个女人面前又要强装坚强。这……确实是勉强了一些。而现在,因为一身的伤加上行了一天的路程,身体不支有些发热,却还要在夜里主动揽过守夜的工作。

  像极了一只傲娇的小猫。

  “哭了?”

  “我……”推开白帝,珞凌继续背对他,然后抬手快速的擦拭了眼角没落下的泪:“我才没有哭,刚刚……烟进了眼睛,所以眼睛红了而已。”

  “是是是。”白帝挨着他坐下来,然后从怀里掏出一个白色瓷瓶:“把它吃了吧,对你的身体好。”

  但珞凌没有接过去,白帝叹了口气:“算是本尊的赔礼,这个可是能修复灵脉的百灵丹,世上最多不过十枚,价值……”

  “你说的是真的?对三哥哥的灵脉可有效?”

  三哥哥?

  珞宇?

  珞宇灵脉被废,这百灵丹确实是对症的最佳良药。

  “这是给你吃的。”

  “所以,对三哥哥的?伤是有效的。”白瓷瓶攥在手里,珞凌觉得如果这三天的遭遇能换得修复三哥哥灵脉的百灵丹,那哪怕伤的再重一些也值了。

  “这里只有一枚,你若吃了,你的灵脉便能顺畅,你便不会再被人叫做废物。”看着一心想着自己三哥哥的珞凌,白帝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突然有些生气。

  “灵脉顺畅,我也不见得能在武修方面有多大的成就。可三哥哥就不同,他不该被人嘲讽是废物。”所以,如果只有一枚,那珞凌一定会留给自己的三哥哥。

  “你……”

  “你说给我的赔礼,我收下了,不再生你气了,那它现在就是我的了。”护在胸口,珞凌很怕白帝会反悔。毕竟,他刚刚也说了,这个百灵丹世上不过十枚,应该是非常贵重的。

  “笨蛋。”白帝很生气,可这句笨蛋却不单单只是骂珞凌。更骂自己:干嘛废话告诉他那是什么,直接喂他吃了不就好了。

  起身,一甩袖子,白帝便不见了。

  至于他去了哪儿,珞凌好奇过,但他从来没有细想过。而现在,他非常希望白帝暂时不要出现,至少在这个百灵丹给三哥哥吃下去之前不要出现。因为他怕白帝反悔,又要回百灵丹。毕竟,自己根本打不过他。

  【翌日清晨】

  “洛公子,你昨晚怎么不唤我替你。守一夜,会很辛苦的。”黄浦莲有点担心珞凌的身体,因为他的气色看上去非常的不好。但精神……似乎好的有些不太正常。

  “没事的,只是守夜而已。”不过,身体却是有些不舒服。只希望今天能幸运一些,能遇到过路的车队。这样的话,也许入夜便能回道国都,然后就能把百灵丹……对了百灵丹真的有那么神奇的药效吗?

  “黄埔小姐,你见多识广,可有听说过‘百灵丹’。”

  “百灵丹?小凌子,你怎么突然想问百灵丹?”萧洛洛挤到珞凌和黄浦莲中间:“百灵丹,又称冰灵丸。据说可以修复灵脉的任何损伤。对了,你是不是想用它来修复你堵塞的灵脉?”

  “它真的可以修复灵脉的任何损伤,那太好了。”即便不喜欢郡主,但她的话珞凌还是信的。

  “好什么,你可知道百灵丹千金……不,应该说这星罗大陆上都不超过十枚,可算是有市无价。若有人手里真有一枚,你出千金都未必买得到。不过,若是让本郡主知道谁手里有这么一枚,就是抢,本郡主也给你抢过来。”在萧洛洛看来,珞凌大概是想借百灵丹修复自己堵塞的灵脉。

  “那……那个,不劳烦郡主了,那东西对我来说没用。”做了十五年的废物,珞凌不介意继续做下去。何况,他对他现在的生活并没有什么不满意,不想改变,更不想因洛河郡主而改变。毕竟,百灵丹太过贵重了。

  如此想来,自己是不是应该谢谢白帝呢。

  白帝?

  “白帝,是真的死了吗?”

  “你今天很奇怪,一会儿问百灵丹,一会儿问白帝,他们都算是这星罗大陆上了不得的名字。对了,话说回来,本郡主还没问你,那夜你和银面男说的那个什么阴……阴鬼令,对,就是阴鬼令的碎片到底是什么东西。”

  这一问,让一旁张凤雅也竖起了耳朵。

  虽然黄浦莲曾告诫她不要过多追问这几天发生的事,最好是忘掉。可却不表示她不好奇,而现在,郡主开口,她到不介意旁听一下原委。

  阴鬼令到底是什么?

  银面男人手里有阴鬼令碎片的事,珞凌是如何知道的?

  知道阴鬼令碎片下落的人,又是谁?

  而此时,消失了一夜的白帝又出现了,不过他出现在珞凌他们身后,不近不远的跟着。对于萧洛洛的问,白帝也很好好奇珞凌会如何回答。毕竟,阴鬼令的事是自己告诉他的,至于那个赌约,倒真是他自己想出来的,也算有点小聪明。

  “我也不知道那阴鬼令是什么东西,不过是偶然听二哥哥提过。”珞凌的回答很巧,毕竟少女失踪案交给了那位天才的刑部侍郎珞森,而依照珞森的本事,能查到银面男身上有阴鬼令似乎也不奇怪。而珞森是珞凌的亲哥哥,若是他偶尔听到一些和案情有关的事情,这也非常的合乎情理。

  “那为什么你的二哥哥还没找到我们?”张凤雅捶着自己的大腿:“他再找不到我们,我们没被那个银面男人害死,也被活活累死了。”

  脚疼,大腿也疼,而且胸口也闷闷的不是很舒服,再加上吃了一天的烤肉,胃也有些难受。若再这么下去,她觉得她真的会死掉。

  “二哥哥,他一定会找到我们的。一定……会的。”珞凌坚信自己的二哥哥会找到他们,只是,天不遂人愿。上次坚信珞森会出现,结果出现的是银面男;这次坚信珞森会出现,结果出现的是……

  入夜,步行了一天的人都又乏又困。可这里是荒野,所以珞凌担当起守夜的‘重任’。

  “睡吧,这里有本尊在,不会有危险的。”

  珞凌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低头继续有一下没一下的拿着手里的树枝挑着火堆里的木柴。

  “再挑下去,火就灭了。虽然现在还是八月份,但夜里终究会凉。不为自己考虑,好歹也顾及一下三位小姐。”

  珞凌确实因为白帝的话不再挑动火堆,但却拿着树枝戳着地面,一下一下,好像非要把地面戳出一个洞。

  白帝觉得看到了一只小奶猫,虽然看似耷拉着脑袋一副闷闷不乐,却高傲的和主人生气,对主人的召唤不理不睬:若是猫的话,或许可以养一只。

  “没和你说一下,是因为若让你提前知道有了准备,你就出不来了。”在他的意识里把他丢下‘悬崖’,并非是故意要吓他。可白帝却是第一次做事情之后,会给其他人解释原因。

  可珞凌也只是手下的动作停了下来,却转动身体背对着白帝。

  哄一个人,这样的事白帝从来没有做过。如果对方是珞凌这只炸毛的小猫,也许……他愿意试试。

  抬起手,摸着珞凌的头顶:“本尊都道歉了,你……”

  手下的头发很软,但头皮传来的温度却有些热,而且能感觉到这副身体在颤抖。

  弯腰,白帝伸出右手捏着珞凌的下巴强迫他转头面对自己:小脸有些红,不自然的红;眼睛也红红的,含着未落下来的泪。

  珞凌,振国侯府的小少爷,可这两天经历了被绑架,独自面对狼群,在三个女人面前又要强装坚强。这……确实是勉强了一些。而现在,因为一身的伤加上行了一天的路程,身体不支有些发热,却还要在夜里主动揽过守夜的工作。

  像极了一只傲娇的小猫。

  “哭了?”

  “我……”推开白帝,珞凌继续背对他,然后抬手快速的擦拭了眼角没落下的泪:“我才没有哭,刚刚……烟进了眼睛,所以眼睛红了而已。”

  “是是是。”白帝挨着他坐下来,然后从怀里掏出一个白色瓷瓶:“把它吃了吧,对你的身体好。”

  但珞凌没有接过去,白帝叹了口气:“算是本尊的赔礼,这个可是能修复灵脉的百灵丹,世上最多不过十枚,价值……”

  “你说的是真的?对三哥哥的灵脉可有效?”

  三哥哥?

  珞宇?

  珞宇灵脉被废,这百灵丹确实是对症的最佳良药。

  “这是给你吃的。”

  “所以,对三哥哥的?伤是有效的。”白瓷瓶攥在手里,珞凌觉得如果这三天的遭遇能换得修复三哥哥灵脉的百灵丹,那哪怕伤的再重一些也值了。

  “这里只有一枚,你若吃了,你的灵脉便能顺畅,你便不会再被人叫做废物。”看着一心想着自己三哥哥的珞凌,白帝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突然有些生气。

  “灵脉顺畅,我也不见得能在武修方面有多大的成就。可三哥哥就不同,他不该被人嘲讽是废物。”所以,如果只有一枚,那珞凌一定会留给自己的三哥哥。

  “你……”

  “你说给我的赔礼,我收下了,不再生你气了,那它现在就是我的了。”护在胸口,珞凌很怕白帝会反悔。毕竟,他刚刚也说了,这个百灵丹世上不过十枚,应该是非常贵重的。

  “笨蛋。”白帝很生气,可这句笨蛋却不单单只是骂珞凌。更骂自己:干嘛废话告诉他那是什么,直接喂他吃了不就好了。

  起身,一甩袖子,白帝便不见了。

  至于他去了哪儿,珞凌好奇过,但他从来没有细想过。而现在,他非常希望白帝暂时不要出现,至少在这个百灵丹给三哥哥吃下去之前不要出现。因为他怕白帝反悔,又要回百灵丹。毕竟,自己根本打不过他。

  【翌日清晨】

  “洛公子,你昨晚怎么不唤我替你。守一夜,会很辛苦的。”黄浦莲有点担心珞凌的身体,因为他的气色看上去非常的不好。但精神……似乎好的有些不太正常。

  “没事的,只是守夜而已。”不过,身体却是有些不舒服。只希望今天能幸运一些,能遇到过路的车队。这样的话,也许入夜便能回道国都,然后就能把百灵丹……对了百灵丹真的有那么神奇的药效吗?

  “黄埔小姐,你见多识广,可有听说过‘百灵丹’。”

  “百灵丹?小凌子,你怎么突然想问百灵丹?”萧洛洛挤到珞凌和黄浦莲中间:“百灵丹,又称冰灵丸。据说可以修复灵脉的任何损伤。对了,你是不是想用它来修复你堵塞的灵脉?”

  “它真的可以修复灵脉的任何损伤,那太好了。”即便不喜欢郡主,但她的话珞凌还是信的。

  “好什么,你可知道百灵丹千金……不,应该说这星罗大陆上都不超过十枚,可算是有市无价。若有人手里真有一枚,你出千金都未必买得到。不过,若是让本郡主知道谁手里有这么一枚,就是抢,本郡主也给你抢过来。”在萧洛洛看来,珞凌大概是想借百灵丹修复自己堵塞的灵脉。

  “那……那个,不劳烦郡主了,那东西对我来说没用。”做了十五年的废物,珞凌不介意继续做下去。何况,他对他现在的生活并没有什么不满意,不想改变,更不想因洛河郡主而改变。毕竟,百灵丹太过贵重了。

  如此想来,自己是不是应该谢谢白帝呢。

  白帝?

  “白帝,是真的死了吗?”

  “你今天很奇怪,一会儿问百灵丹,一会儿问白帝,他们都算是这星罗大陆上了不得的名字。对了,话说回来,本郡主还没问你,那夜你和银面男说的那个什么阴……阴鬼令,对,就是阴鬼令的碎片到底是什么东西。”

  这一问,让一旁张凤雅也竖起了耳朵。

  虽然黄浦莲曾告诫她不要过多追问这几天发生的事,最好是忘掉。可却不表示她不好奇,而现在,郡主开口,她到不介意旁听一下原委。

  阴鬼令到底是什么?

  银面男人手里有阴鬼令碎片的事,珞凌是如何知道的?

  知道阴鬼令碎片下落的人,又是谁?

  而此时,消失了一夜的白帝又出现了,不过他出现在珞凌他们身后,不近不远的跟着。对于萧洛洛的问,白帝也很好好奇珞凌会如何回答。毕竟,阴鬼令的事是自己告诉他的,至于那个赌约,倒真是他自己想出来的,也算有点小聪明。

  “我也不知道那阴鬼令是什么东西,不过是偶然听二哥哥提过。”珞凌的回答很巧,毕竟少女失踪案交给了那位天才的刑部侍郎珞森,而依照珞森的本事,能查到银面男身上有阴鬼令似乎也不奇怪。而珞森是珞凌的亲哥哥,若是他偶尔听到一些和案情有关的事情,这也非常的合乎情理。

  “那为什么你的二哥哥还没找到我们?”张凤雅捶着自己的大腿:“他再找不到我们,我们没被那个银面男人害死,也被活活累死了。”

  脚疼,大腿也疼,而且胸口也闷闷的不是很舒服,再加上吃了一天的烤肉,胃也有些难受。若再这么下去,她觉得她真的会死掉。

  “二哥哥,他一定会找到我们的。一定……会的。”珞凌坚信自己的二哥哥会找到他们,只是,天不遂人愿。上次坚信珞森会出现,结果出现的是银面男;这次坚信珞森会出现,结果出现的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