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到无能为力,拼搏到感动自己第五章8》完结


  文/小迷妹

  

  图片发自简书App

  破除心中障碍,赢得完美人生

  有一种拼搏------

  它必然很难。就像一场马拉松赛跑,有的人四肢健全,有的人却缺腿少脚,还在起跑线上的时候,他们就有了差距。缺腿少脚的那个人,怎么才能跑得四肢健全的对手?身体的障碍并不沉重,心中的障碍才是负担。破除心中障碍,才能赢得完美人生。

  尼克·胡哲出生于1982年的澳大利亚,上帝仿佛对他格外不公平,让他天生就没有四肢,但他却勇于面对身体的残障,创造了生命的奇迹。尼克的脸上永远是自信的微笑,他的眼睛闪烁着动人的神采,他的足迹遍布全球,他用自己的故事告诉大家:再大的困境都能超越。

  我们大概在电视上看到过尼克,对他的事迹并不陌生。这个天生残疾的人,活得比正常人还要自信、乐观和努力。在我们现实生活中,很多身体健康的普通人往往会找出各种各样的问题,抱怨自己这样那样的不如意,搞得好像自己倒是个“病人”一般不正常,但是有另外一些人,他们虽然身体上有这样或者那样的残疾,但是这种残疾似乎只有别人才能看得见一样,而他们自己却自动忽略了或者屏蔽了,他们完全像正常人一样在工作和生活。

  有一种拼搏,是对于那些身体有残缺的人而言的。他们因为先天有着种种缺陷,就意味要克服更多的困难,才可以与我们享受到同样的美好。而他们自己忘却掉身体的障碍,努力活得像普通人一样,这本身就算是一种拼搏。

  四周现代化的高楼大厦林立,在高楼之间有一片低矮的平房这些房子因为年久失修,显得破烂不堪,当然也因为建造年代久远,有历史文化价值,所以市政府一直将它们保留至今。这是我家乡城市的一景。有段时间,我时常会穿过这里,去高楼的另一端。在这里,我经常会碰到两个人,给我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

  这两个人一个在弄堂口摆了一个香烟铺,另外一个在石桥旁摆了个修车摊。他们俩是夫妻,我不曾想过有一天会把他们写进自己的书里,他们俩的姓名,我也就无从知道了。只记得当时有人叫男的王师傅,叫女的红姐,我也姑且这么称呼他们吧。

  红姐一眼看上去就和正常人不一样,虽然当时已经是将近四十的年纪,但是身高还不到一米,一张历经沦桑的脸加一个娃娃般的身高,是多么不协调。而她的丈夫黄师傅年纪要更大,估计有五十上下了,他的不同之处走起路更加明显,因为他两只脚都受过严重的伤,都无法正常走路了。

  据说红姐有个亲哥哥,家里做点小生意,还算挺有钱的。想要帮助救济他们,每个月给他们一定数额的生活费,但是被两夫妻给拒绝了。夫妻俩的想法很一致,自己虽然身体上跟别人有所不同,但还都算是有手有脚,靠自己的劳动来获得应有的报酬,完全可以自给自足,自力更生。后来,有人看他们可怜,想要捐钱捐物的,都统统被他们拒绝了。也许他们这样做的意义不仅在于维护自己的尊严,还在于给他们唯一的儿子树立榜样。

  他们的儿子倒是很健康,很懂事,也很优秀。街坊邻居说起他的儿子来,几乎各个都竖起大拇指,没有一个不夸赞的。儿子是他们的骄傲,也是他们的动力。夫妻俩想起儿子来,露出的笑容便格外灿烂动人了。

  红姐虽然不幸患有了先天的侏儒症,行动起来比别人更不方便,但是她自己好像根本不在意,仿佛从来没有这么一回事。每天天未亮,就将香烟摊摆出来,每天天黑了,发现她还坐在香烟摊的旁边,那个小小的香烟摊就像他生命的全部希望一样,她要靠着它为整个家庭贡献力量,按她自己的话说,虽然你们看我身体残疾,但我自己倒并没有觉得。跟你们所有人都一样啊。而且我还要比你们都还要做得好哩。

  黄师傅腿瘸了。后天的车祸,给人造成的身体伤害和心理创伤,我们都能想象。但是我们看见黄师傅这个人,好像整天都笑嘻嘻,乐呵呵,比正常人还要乐观和快乐。他靠着这个小小的修车摊维持家庭的生计。

  人们也并不是特别可怜他们,关照他们,只不是好像总是不自觉地喜欢到他们那边去,跟红姐说句话,跟黄师傅聊聊天。有次,我的自行车链条锁坏了,附近就有一个修车铺,但是我却多花了二十分钟的时间,推到黄师傅那边让他修,让他修,心里特别放心。有很多像我这样的人。如此一来,他们的生意其实比别人要更好。

  他们觉得自己是正常人,因为得不得侏儒症与卖香烟完全没有关系,是不是腿瘸与修自行车也完全不相关。那些影响他们生活的障碍,其实只要自己不在乎,当作不存在,就真是好像没有一样。他们的工作不受影响,他们的生活也并未受影响。

  很多时候,影响我们的正是我们的心态,当我们身上有一些障碍的时候,就难免在心里把它无限放大,这样一来,自然就觉得生活不如意,觉得自己命苦,自怨自艾起来。生活是不会善待一个抱怨它的人,只会垂爱一个乐观向上的生命。

  我想到有很多的残障人士,他们都在各自的领域里创造出了特别的价值。一个双腿瘫痪的作家,依然可以用他手中的笔书写出这个美丽的世界,给人们带来巨大的精神财富;一个失去手臂的舞者,依然可以为我们展示出她曼妙的舞姿,给我们带来盛大的视觉体验。一个全身瘫痪,不能说话的科学家,提出了黑洞蒸发现象和无边界的霍金宇宙模型,在统一20世纪物理学的两大基础理论方面走出了重要一步…他们完全忽略了身上的缺陷,把自己当成正常人,正常地呼吸空气,正常地拥抱世界。

  其实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都会存在着这样或那样的障碍,有些人是身体上的,有些人是内心里的。有些人展露在外,人人都看得到;有些人深藏在内,只有自己才能体会。无论怎样,一个毫无缺陷和障碍的人几乎是不存在的。关键是你怎么看待你自己。你把它当作了包袱,它就真的成了你前进路上的阻力;但是你忽视它,它反而会成为你前行的动力。

  有一种拼搏,它必然很难。就像一场马拉松赛跑,有的人四肢健全,有的人却缺腿少脚,还在起跑线上的时候,他们就有了差距。缺腿少脚的那个人,怎么才能跑得四肢健全的对手?身体的障碍并不沉重,心中的障碍才是负担。破除心中障碍,才能赢得完美人生。

  所以,千万不要把自己想得可怜兮兮,千万不要独自哀伤、暗自伤神。哪怕你身上有再大的障碍,有再多的缺陷,你至少还好好地活着,还有很多爱你的人。要把自己当作正常人一样,忘却身上的障碍,让自己像正常人一样呼吸空气,像正常人一样工作和生活,世界也会像对待一个人正常人一样对待你。

  96

  我是个小迷妹

  5203a3bf 1c0f 41db a6f0 31ddb4a929cb

  2.2

  2019.07.26 17:29

  字数 2295

  文/小迷妹

  

  图片发自简书App

  破除心中障碍,赢得完美人生

  有一种拼搏------

  它必然很难。就像一场马拉松赛跑,有的人四肢健全,有的人却缺腿少脚,还在起跑线上的时候,他们就有了差距。缺腿少脚的那个人,怎么才能跑得四肢健全的对手?身体的障碍并不沉重,心中的障碍才是负担。破除心中障碍,才能赢得完美人生。

  尼克·胡哲出生于1982年的澳大利亚,上帝仿佛对他格外不公平,让他天生就没有四肢,但他却勇于面对身体的残障,创造了生命的奇迹。尼克的脸上永远是自信的微笑,他的眼睛闪烁着动人的神采,他的足迹遍布全球,他用自己的故事告诉大家:再大的困境都能超越。

  我们大概在电视上看到过尼克,对他的事迹并不陌生。这个天生残疾的人,活得比正常人还要自信、乐观和努力。在我们现实生活中,很多身体健康的普通人往往会找出各种各样的问题,抱怨自己这样那样的不如意,搞得好像自己倒是个“病人”一般不正常,但是有另外一些人,他们虽然身体上有这样或者那样的残疾,但是这种残疾似乎只有别人才能看得见一样,而他们自己却自动忽略了或者屏蔽了,他们完全像正常人一样在工作和生活。

  有一种拼搏,是对于那些身体有残缺的人而言的。他们因为先天有着种种缺陷,就意味要克服更多的困难,才可以与我们享受到同样的美好。而他们自己忘却掉身体的障碍,努力活得像普通人一样,这本身就算是一种拼搏。

  四周现代化的高楼大厦林立,在高楼之间有一片低矮的平房这些房子因为年久失修,显得破烂不堪,当然也因为建造年代久远,有历史文化价值,所以市政府一直将它们保留至今。这是我家乡城市的一景。有段时间,我时常会穿过这里,去高楼的另一端。在这里,我经常会碰到两个人,给我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

  这两个人一个在弄堂口摆了一个香烟铺,另外一个在石桥旁摆了个修车摊。他们俩是夫妻,我不曾想过有一天会把他们写进自己的书里,他们俩的姓名,我也就无从知道了。只记得当时有人叫男的王师傅,叫女的红姐,我也姑且这么称呼他们吧。

  红姐一眼看上去就和正常人不一样,虽然当时已经是将近四十的年纪,但是身高还不到一米,一张历经沦桑的脸加一个娃娃般的身高,是多么不协调。而她的丈夫黄师傅年纪要更大,估计有五十上下了,他的不同之处走起路更加明显,因为他两只脚都受过严重的伤,都无法正常走路了。

  据说红姐有个亲哥哥,家里做点小生意,还算挺有钱的。想要帮助救济他们,每个月给他们一定数额的生活费,但是被两夫妻给拒绝了。夫妻俩的想法很一致,自己虽然身体上跟别人有所不同,但还都算是有手有脚,靠自己的劳动来获得应有的报酬,完全可以自给自足,自力更生。后来,有人看他们可怜,想要捐钱捐物的,都统统被他们拒绝了。也许他们这样做的意义不仅在于维护自己的尊严,还在于给他们唯一的儿子树立榜样。

  他们的儿子倒是很健康,很懂事,也很优秀。街坊邻居说起他的儿子来,几乎各个都竖起大拇指,没有一个不夸赞的。儿子是他们的骄傲,也是他们的动力。夫妻俩想起儿子来,露出的笑容便格外灿烂动人了。

  红姐虽然不幸患有了先天的侏儒症,行动起来比别人更不方便,但是她自己好像根本不在意,仿佛从来没有这么一回事。每天天未亮,就将香烟摊摆出来,每天天黑了,发现她还坐在香烟摊的旁边,那个小小的香烟摊就像他生命的全部希望一样,她要靠着它为整个家庭贡献力量,按她自己的话说,虽然你们看我身体残疾,但我自己倒并没有觉得。跟你们所有人都一样啊。而且我还要比你们都还要做得好哩。

  黄师傅腿瘸了。后天的车祸,给人造成的身体伤害和心理创伤,我们都能想象。但是我们看见黄师傅这个人,好像整天都笑嘻嘻,乐呵呵,比正常人还要乐观和快乐。他靠着这个小小的修车摊维持家庭的生计。

  人们也并不是特别可怜他们,关照他们,只不是好像总是不自觉地喜欢到他们那边去,跟红姐说句话,跟黄师傅聊聊天。有次,我的自行车链条锁坏了,附近就有一个修车铺,但是我却多花了二十分钟的时间,推到黄师傅那边让他修,让他修,心里特别放心。有很多像我这样的人。如此一来,他们的生意其实比别人要更好。

  他们觉得自己是正常人,因为得不得侏儒症与卖香烟完全没有关系,是不是腿瘸与修自行车也完全不相关。那些影响他们生活的障碍,其实只要自己不在乎,当作不存在,就真是好像没有一样。他们的工作不受影响,他们的生活也并未受影响。

  很多时候,影响我们的正是我们的心态,当我们身上有一些障碍的时候,就难免在心里把它无限放大,这样一来,自然就觉得生活不如意,觉得自己命苦,自怨自艾起来。生活是不会善待一个抱怨它的人,只会垂爱一个乐观向上的生命。

  我想到有很多的残障人士,他们都在各自的领域里创造出了特别的价值。一个双腿瘫痪的作家,依然可以用他手中的笔书写出这个美丽的世界,给人们带来巨大的精神财富;一个失去手臂的舞者,依然可以为我们展示出她曼妙的舞姿,给我们带来盛大的视觉体验。一个全身瘫痪,不能说话的科学家,提出了黑洞蒸发现象和无边界的霍金宇宙模型,在统一20世纪物理学的两大基础理论方面走出了重要一步…他们完全忽略了身上的缺陷,把自己当成正常人,正常地呼吸空气,正常地拥抱世界。

  其实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都会存在着这样或那样的障碍,有些人是身体上的,有些人是内心里的。有些人展露在外,人人都看得到;有些人深藏在内,只有自己才能体会。无论怎样,一个毫无缺陷和障碍的人几乎是不存在的。关键是你怎么看待你自己。你把它当作了包袱,它就真的成了你前进路上的阻力;但是你忽视它,它反而会成为你前行的动力。

  有一种拼搏,它必然很难。就像一场马拉松赛跑,有的人四肢健全,有的人却缺腿少脚,还在起跑线上的时候,他们就有了差距。缺腿少脚的那个人,怎么才能跑得四肢健全的对手?身体的障碍并不沉重,心中的障碍才是负担。破除心中障碍,才能赢得完美人生。

  所以,千万不要把自己想得可怜兮兮,千万不要独自哀伤、暗自伤神。哪怕你身上有再大的障碍,有再多的缺陷,你至少还好好地活着,还有很多爱你的人。要把自己当作正常人一样,忘却身上的障碍,让自己像正常人一样呼吸空气,像正常人一样工作和生活,世界也会像对待一个人正常人一样对待你。

  文/小迷妹

  

  图片发自简书App

  破除心中障碍,赢得完美人生

  有一种拼搏------

  它必然很难。就像一场马拉松赛跑,有的人四肢健全,有的人却缺腿少脚,还在起跑线上的时候,他们就有了差距。缺腿少脚的那个人,怎么才能跑得四肢健全的对手?身体的障碍并不沉重,心中的障碍才是负担。破除心中障碍,才能赢得完美人生。

  尼克·胡哲出生于1982年的澳大利亚,上帝仿佛对他格外不公平,让他天生就没有四肢,但他却勇于面对身体的残障,创造了生命的奇迹。尼克的脸上永远是自信的微笑,他的眼睛闪烁着动人的神采,他的足迹遍布全球,他用自己的故事告诉大家:再大的困境都能超越。

  我们大概在电视上看到过尼克,对他的事迹并不陌生。这个天生残疾的人,活得比正常人还要自信、乐观和努力。在我们现实生活中,很多身体健康的普通人往往会找出各种各样的问题,抱怨自己这样那样的不如意,搞得好像自己倒是个“病人”一般不正常,但是有另外一些人,他们虽然身体上有这样或者那样的残疾,但是这种残疾似乎只有别人才能看得见一样,而他们自己却自动忽略了或者屏蔽了,他们完全像正常人一样在工作和生活。

  有一种拼搏,是对于那些身体有残缺的人而言的。他们因为先天有着种种缺陷,就意味要克服更多的困难,才可以与我们享受到同样的美好。而他们自己忘却掉身体的障碍,努力活得像普通人一样,这本身就算是一种拼搏。

  四周现代化的高楼大厦林立,在高楼之间有一片低矮的平房这些房子因为年久失修,显得破烂不堪,当然也因为建造年代久远,有历史文化价值,所以市政府一直将它们保留至今。这是我家乡城市的一景。有段时间,我时常会穿过这里,去高楼的另一端。在这里,我经常会碰到两个人,给我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

  这两个人一个在弄堂口摆了一个香烟铺,另外一个在石桥旁摆了个修车摊。他们俩是夫妻,我不曾想过有一天会把他们写进自己的书里,他们俩的姓名,我也就无从知道了。只记得当时有人叫男的王师傅,叫女的红姐,我也姑且这么称呼他们吧。

  红姐一眼看上去就和正常人不一样,虽然当时已经是将近四十的年纪,但是身高还不到一米,一张历经沦桑的脸加一个娃娃般的身高,是多么不协调。而她的丈夫黄师傅年纪要更大,估计有五十上下了,他的不同之处走起路更加明显,因为他两只脚都受过严重的伤,都无法正常走路了。

  据说红姐有个亲哥哥,家里做点小生意,还算挺有钱的。想要帮助救济他们,每个月给他们一定数额的生活费,但是被两夫妻给拒绝了。夫妻俩的想法很一致,自己虽然身体上跟别人有所不同,但还都算是有手有脚,靠自己的劳动来获得应有的报酬,完全可以自给自足,自力更生。后来,有人看他们可怜,想要捐钱捐物的,都统统被他们拒绝了。也许他们这样做的意义不仅在于维护自己的尊严,还在于给他们唯一的儿子树立榜样。

  他们的儿子倒是很健康,很懂事,也很优秀。街坊邻居说起他的儿子来,几乎各个都竖起大拇指,没有一个不夸赞的。儿子是他们的骄傲,也是他们的动力。夫妻俩想起儿子来,露出的笑容便格外灿烂动人了。

  红姐虽然不幸患有了先天的侏儒症,行动起来比别人更不方便,但是她自己好像根本不在意,仿佛从来没有这么一回事。每天天未亮,就将香烟摊摆出来,每天天黑了,发现她还坐在香烟摊的旁边,那个小小的香烟摊就像他生命的全部希望一样,她要靠着它为整个家庭贡献力量,按她自己的话说,虽然你们看我身体残疾,但我自己倒并没有觉得。跟你们所有人都一样啊。而且我还要比你们都还要做得好哩。

  黄师傅腿瘸了。后天的车祸,给人造成的身体伤害和心理创伤,我们都能想象。但是我们看见黄师傅这个人,好像整天都笑嘻嘻,乐呵呵,比正常人还要乐观和快乐。他靠着这个小小的修车摊维持家庭的生计。

  人们也并不是特别可怜他们,关照他们,只不是好像总是不自觉地喜欢到他们那边去,跟红姐说句话,跟黄师傅聊聊天。有次,我的自行车链条锁坏了,附近就有一个修车铺,但是我却多花了二十分钟的时间,推到黄师傅那边让他修,让他修,心里特别放心。有很多像我这样的人。如此一来,他们的生意其实比别人要更好。

  他们觉得自己是正常人,因为得不得侏儒症与卖香烟完全没有关系,是不是腿瘸与修自行车也完全不相关。那些影响他们生活的障碍,其实只要自己不在乎,当作不存在,就真是好像没有一样。他们的工作不受影响,他们的生活也并未受影响。

  很多时候,影响我们的正是我们的心态,当我们身上有一些障碍的时候,就难免在心里把它无限放大,这样一来,自然就觉得生活不如意,觉得自己命苦,自怨自艾起来。生活是不会善待一个抱怨它的人,只会垂爱一个乐观向上的生命。

  我想到有很多的残障人士,他们都在各自的领域里创造出了特别的价值。一个双腿瘫痪的作家,依然可以用他手中的笔书写出这个美丽的世界,给人们带来巨大的精神财富;一个失去手臂的舞者,依然可以为我们展示出她曼妙的舞姿,给我们带来盛大的视觉体验。一个全身瘫痪,不能说话的科学家,提出了黑洞蒸发现象和无边界的霍金宇宙模型,在统一20世纪物理学的两大基础理论方面走出了重要一步…他们完全忽略了身上的缺陷,把自己当成正常人,正常地呼吸空气,正常地拥抱世界。

  其实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都会存在着这样或那样的障碍,有些人是身体上的,有些人是内心里的。有些人展露在外,人人都看得到;有些人深藏在内,只有自己才能体会。无论怎样,一个毫无缺陷和障碍的人几乎是不存在的。关键是你怎么看待你自己。你把它当作了包袱,它就真的成了你前进路上的阻力;但是你忽视它,它反而会成为你前行的动力。

  有一种拼搏,它必然很难。就像一场马拉松赛跑,有的人四肢健全,有的人却缺腿少脚,还在起跑线上的时候,他们就有了差距。缺腿少脚的那个人,怎么才能跑得四肢健全的对手?身体的障碍并不沉重,心中的障碍才是负担。破除心中障碍,才能赢得完美人生。

  所以,千万不要把自己想得可怜兮兮,千万不要独自哀伤、暗自伤神。哪怕你身上有再大的障碍,有再多的缺陷,你至少还好好地活着,还有很多爱你的人。要把自己当作正常人一样,忘却身上的障碍,让自己像正常人一样呼吸空气,像正常人一样工作和生活,世界也会像对待一个人正常人一样对待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