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强人希拉里的原生家庭居然这么奇葩!好的教育不是出人头地就够了!


  2019-07-12 07:55

  来源:大手牵小手

女强人希拉里的原生家庭居然这么奇葩!好的教育不是出人头地就够了!

  Q:怎样才能每天收到优质的升学育儿文章呢?

  

  在成长过程中

  一起分享专业、实用、有趣的亲子新知与体验

  大手牵小手,幸福向前走!

  图片上的这个女人,我们并不陌生。

  希拉里·黛安·罗德姆·克林顿,美国律师、民主党籍政治家,第67任美国国务卿,纽约州前联邦参议员,美国前第一夫人。

  

  不仅叱咤风云,作风老辣,颜值也是在线的,实打实的政坛美女金刚一枚。

  

  

推特,宣告她的幺弟托尼?罗德姆骤然去世,年仅65岁,死因不详。推文充满温情的回忆和满满的不舍,仿佛姐弟间几十年的相爱相杀都不曾发生过。

  

  女金刚有兄弟这不奇怪,但有意思的是,瞧这三姐弟,无论是体型、气质、相貌、眼神,怎么看都不像一家人。

  

  但他们确实是同父同母的亲手足,来自同一个家庭。手手君特意仔细研(ba)究(gua)了下——

——辱骂!挑剔!不断打击!

  这种教育方式,却把姐弟三人推向了两个极端——既造就了绝顶精英,也养出了终生废柴。

根的孩子,心里都留着同样的伤,淌着同一种血。

  1

  

  1947年10月26日,希拉里出生于一个普通中产家庭。

  父亲休·罗德姆,是一个“脾气暴躁、郁郁不得志的男人”。他总是毫不留情地对孩子们冷嘲热讽、蓄意贬低他们,还愤世嫉俗、玩世不恭。这段话出自希拉里的自传,即便是女金刚,依然不能摆脱童年阴影,毫不掩饰地表示了对父亲的不满。

  

  老罗德姆在二战期间有过从军经历,在有了家庭和儿女之后,他把那种严苛的军事化管理复制到了家里。

  在战后欣欣向荣的民主美国,罗德姆家却好像中世纪的专制帝国。老罗德姆是家里的君王,他要求绝对的权威,容不得质疑和反抗,任何挑战的企图都会被咆哮撕成碎片。

  举个例子,如果孩子们忘记拧上牙膏盖子,他会毫不手软地把盖子从窗口扔出去,然后命令孩子去冬青树丛中把它捡回来,哪怕下着大雪的芝加哥夜晚冷得吓人。

  

  这个极品老爸,喜欢坐在客厅里的长沙发椅上,对家里每一个人厉声发号施令。在任何事上肆意诋毁和贬低孩子的表现,并把这称之为“挫折教育”。

  万幸的是,希拉里三姐弟的母亲是个温柔、善良的人,她会抱着大哭的孩子轻声安慰,让他们的童年有了一丝光亮。如果不是母亲长年的隐忍,这个家很难说能维持多久。

  

  但母亲也是懦弱的,完全不敢质疑或反抗丈夫的权威。所以老罗德姆经常当着孩子们的面嘲笑和侮辱他们的母亲,让她像一个女仆那样服从自己。

  强势如希拉里,成年后回想起童年时仍痛苦不堪,她清楚记得,爸爸发脾气的时候,自己是如何瑟瑟发抖地蜷缩在角落里。

  去过罗德姆家的人,都能够感受到病态的压抑气氛。

  老罗德姆坚信,只要有纪律+勤奋+适当的鼓励,再加上充分的家庭+学校+宗教教育,孩子就能够实现任何梦想。

  于是他给孩子们树立了极高的目标,并鞭策他们不断进取。他告诉孩子:“这是个艰难的世界,如果你想成功就得做到最好。”

  

  客观地说,老罗德姆的这个信念倒也没什么大错,问题是,他所谓的“做到最好”是什么标准呢?

  大女儿希拉里从小就是学霸,她拼了命地想要得到父亲的承认。可当她每次拿着全A的成绩单回家时,老罗德姆只会冷冷地说:“考那么好是因为试题太简单了”!

  当成绩单上出现一个B时,老罗德姆会咆哮着怒斥:“A呢!为什么没有得A!”

  

  至于C……不,罗德姆家的姐弟不敢得C,否则他们真的会被打死。

  有一年,老罗德姆去宾州看大儿子打橄榄球,小伙子连续过人,打11个球得了10分,全场喝彩,结果父亲只冷冷地说了一句话:“那一个球为什么没进?!”

  是的,无论他们怎么努力,都换不来父亲的一个赞许。

  而且,老罗德姆时时刻刻都会毫不掩饰地流露出对孩子的失望和厌恶,让姐弟三人觉得无地自容。

,老罗德姆在物质方面对孩子们苛刻到极点。希拉里姐弟从小被要求干各种家务,但生活极其清简,几乎从没在外面吃过饭,冬天的夜晚也不能开着空调睡觉,长到十几岁才第一次吃上了麦当劳。

  

  家里的房子从不雇人定期修缮,捱不过去的时候,他就命令两个儿子小休和托尼干些修修补补的活。后来因为年久失修导致房子的状况不断恶化,以至于被房产经纪人形容为“废墟”。

  为了买一件毕业舞会的新衣服,希拉里必须提前一个月和父亲商量,而且必须说清楚为什么要买,为什么要花这么多钱,同款衣服什么价格……

  

  当然,这个极品老爸也并不是一直都那么怒目暴躁。

件的,一旦发现女儿稍有松懈,或者某次考试成绩没有达到全A,老罗德姆就会瞬间翻脸,以更大的辱骂和打击作为惩罚。

  希拉里已经算是学霸中的战斗机了,尚且如此;她那两个天资一般、性格又不够强韧的弟弟,就只有一贯的被打击和被轻视。

  

件的爱、无情的打击,在父亲特殊的教育下,孩子们能否从这种严苛的教育模式下,成长为精英呢?

  有意思的是,资质不同的三姐弟,被逼着滑向两个极端。

  

  2

  先来说说大女儿希拉里。

  希拉里凭借着坚毅的性格和女孩子的早慧,慢慢地朝着父亲要求的目标发展。

  她在学校的各科成绩几乎都是A,但她仍为了全校第一拼命学习,因为只有那样父亲才可能会满意。明明没有运动天赋,硬要加入女子垒球队,因为那是父亲的希望。

  她像一个女版西西弗斯,一门心思往前奔,只为了一个不可能达成的目标。

  

  在渴求父亲肯定而不得的过程中,希拉里逐渐开启了社会精英的人生:在韦尔斯利学院发表第一个走红全美的毕业演讲。

  

  耶鲁法学院刚毕业就受邀参与弹劾当时的美国总统尼克松,并因此成为著名罗斯律师事务所(Rose Law Firm)的第一位女性合伙人。

  

  卸任美国第一夫人后,她成为纽约州历史上第一位女性参议员。

  

  然后是第一位参与竞选总统的第一夫人。

  

  她达到了美国女性从政史上的最高峰。

  

  可是随着一路开挂的从政历程,原生家庭赋予希拉里的性格底色也越来越被人们诟病,并成为她从政生涯里绕不开的致命伤。

  

  无论多么优秀,她身上高高在上的疏离感,和永远不苟言笑的精英范儿,都让选民觉得难以亲近。反而觉得她很假、很作,缺乏一个领袖必备的个人魅力。

  

  无论站得多高,无论对父亲有多少不满和反抗,她的内心里永远住着一个为了达成父亲的愿望拼命奔跑的小女孩。

  她像一把永远只知道进攻的尖矛,拒绝接受对己不利的事实。随着两次竞选总统的失败,希拉里性格里的弱点也暴露得更彻底。

  

  2016年,当川普在宾夕法尼亚等关键摇摆州获胜的消息传来,希拉里仍然坚持再战。奥巴马深夜致电劝阻她:“你需要承认败选。迟迟不肯接受不可避免的结果有什么意义”他说,“我不希望看到这场总统选举沦为重新计票的闹剧。”

  奥巴马此举,是基于上次选战中对希拉里性格的了解——不顾大局,不愿接受失败。即便败选近在眼前,仍然迟迟不肯宣布结束竞选。

  

  竞选结果出来后,她彻夜痛哭。以为稳赢的她竟然连败选演讲都没有准备。原本定于第二天上午9点半的败选演讲不得不往后推迟了2个小时,直到临近中午,他才在丈夫的陪伴下出现。

  

  在败选后写的新书《何以致败》中,希拉里承认了自己在竞选中犯的错误,随后把矛头指向政敌、同僚、媒体一通炮轰,完全是一副“误我者天下人”的架势。她还找了各种各样的理由,来解释自己的败选,却始终没有意识到自身的问题。

  

  专制的父亲造就了无法接受失败的女儿。说到底,不是她不能接受失败,而是父亲不允许失败,所以小女孩不敢失败。在为父亲而奋斗的过程中,她却不知不觉地失去了自己。

  

  其实,回头再看,这样的性格早在希拉里年轻时就已经定型。

  研究生毕业后,踌躇满志的希拉里在工作期间抽时间参加了华盛顿地区的律师资格考试。出人意料的是她失败了,成了871名报名者中的320名落败者之一,其中大多数人来自名气远不如耶鲁的学校。这让她接受不了。在随后30年中,希拉里一直保守着考试失利的秘密,再也没有参加过律师资格考试。

  

  3

  坚强如铁的女强人尚且活得如此心累,两个资质和性格远不及她的弟弟又如何呢?

  

  大弟小休和小弟托尼,在父亲日如一日的贬低和打击中,早早放弃了努力,学霸姐姐的存在,更让他们被比得抬不起头来,长得人高马大了还要被父亲骂成狗。

  父亲的逼迫在两个儿子身上完全起了反作用。

  二弟托尼年纪轻轻,对自己一点没信心,对于父亲灌输到脑袋里的出人头地那一套,他始终觉得自己做不到。他接连上了两个大学都中途辍学,生意也做得半死不活。

  大弟小休也只读了一个普通大学,毕业后跟随姐姐脚步进法律界,在迈阿密政府机构当辩护助理,只能接一些最不赚钱的维权案,比如帮吸毒分子辩护之类的。

  

  没有出人头地的本事,但拜老父亲多年来的教育理念所赐,两兄弟却不乏出人头地的野心。

  随着姐夫克林顿成功当选总统,两位“国舅爷”立刻开启了实力坑姐模式。此后克林顿夫妇政治生涯里的信用污点,乃至希拉里此后竞选总统屡战屡败,也有相当一部分拜这二位所赐。

  

的美国精英会允许自己肥成这样。

  搭上姐夫政治快车的托尼,“生意”一度做得很大。2017年,32名来自中国的投资者起诉他和时任佛吉尼亚州州长的特里·麦考利夫有欺诈行为,指控他们涉嫌利用投资电动汽车公司的名义欺骗中国投资者,致使这些投资者每人被骗56万美元,并面临被美国驱逐出境的境遇。

  此前,托尼·罗德姆和麦考利夫多次到中国寻找投资人,凭借他们的政治身份做出保证,让投资者产生了信任。虽然诉讼最终被驳回,却令时任国务卿的希拉里脸上无光。

  这事一度闹得沸沸扬扬,作为克林顿铁杆兄弟的麦考利夫,也因为搭上了托尼,政治前途大受打击。

  

  这还只是冰山一角。从克林顿党政到希拉里从政的20年里,类似的事情从来没有停止过。强悍如希拉里,也常被亲弟弟气到原地爆炸。

  

  他们成了她终生的软肋,想扶扶不起来,想放又放心不下。

  托尼·罗德姆缺钱的时候,克林顿夫妇一向慷慨,各种定向帮扶也不遗余力。

  1994年,大学都没有毕业,做过监狱看守、私人侦探的托尼·罗德姆,在克林顿夫妇的大力撮合下迎娶了民主党资深参议员芭芭拉·博克瑟的女儿妮可·博特纳。两人的婚礼在白宫举行,第一女儿做他们的伴娘。

  

  只是这段强扶起来的婚姻,注定走不远。

  女方一路成长,后来成为艾美奖最佳纪录片的制片人。

  

  托尼则一直在姐夫的羽翼下干着不靠谱的事。

  跟姐夫打打球,帮着在选区打打杂,还总是抱怨钱不够花。姐夫克林顿就让好兄弟麦考利夫给了他一份年薪7.2万美元的工作。谁知他还不领情,因为那点钱不够他付账单的。后来就惹出了移民诈骗那档子事。

  

  不出意料地……托尼收到了老婆提交的离婚申请。离完又因为男方拖欠小孩抚养费再度闹上法庭,这对当年撮合两人的克林顿夫妇简直啪啪打脸。

  

  1999年,托尼拉上哥哥小休,试图从格鲁吉亚进口榛子。在这笔金额高达1.18亿美元的交易面前,两兄弟利令智昏,不惜和格鲁吉亚总统谢瓦尔德纳泽的政治对手打交道。

  要知道谢瓦尔德纳泽可是美国的亲密盟友,为了钱拿国家利益做交换,这让克林顿夫妇如何向选民交代?

  

  2010年,海地发生强地震,克林顿领导灾后重建。托尼又一次嗅到了金钱的味道。他向姐夫施压,希望从克林顿的基金中弄到钱,在海地重建房屋。尽管此事最终做罢,却为克林顿基金会的信用破产埋下了伏笔。

  

  这桩桩件件的事,直到希拉里参选总统时仍然被共和党拿来作为攻击她的武器。

  共和党的一份声明曾试图将托尼·罗德姆与克林顿的个人财务问题联系在一起,并声称“托尼·罗德姆在现实中常使用家族名字来保证有争议的商业协议,他被称之为‘协调者’。”

  作为希拉里的竞选之路的另一块绊脚石,另一个弟弟小休的实力也毫不逊色。

  他也曾经想涉足政坛,1994年在克林顿总统的第一个任期内竞选过代表佛罗里达州的联邦参议员。克林顿这位同志,虽然在生活作风问题上屡教不改, 对老婆的娘家人还真是没的说。

  

  可是即便有总统姐夫帮忙站台,小休的竞选之路仍然问题迭出,最后铩羽而归,还被指控违反竞选资金规定。选民甚至压根想不起来有过这个候选人,这拒粉实力也是杠杠的。

  正道行不同,转而捞起了偏门。他曾从两名被克林顿赦免的罪犯处接受了40万美元的资金。

  但他最被诟病的还是把白宫当成自家宿舍的乡巴佬做派。

  

  克林顿的老朋友安·麦科伊(Ann McCoy)曾有过这样的描述:“休·罗德姆会穿着最惨不忍睹的衣服——印着高尔夫球的短袖衬衣和T恤——出现。当人们都穿戴齐整来用晚餐时,休会摇摇晃晃地穿着他的短袖赴宴以及入睡。”

  无论外界多么看不惯两兄弟的行为,这一切背后终究少不了姐姐和姐夫的默许。

  

  作为长姐,希拉里对弟弟的宠溺提携又换来了什么呢?

  托尼有一次对媒体说:“我姐姐冷酷无情。人们对她的许多说法都是名副其实的。”

  事实上,姐姐从小到大的优秀和父亲的区别对待始终是他们心里的一根刺,“父亲认为她是个完美的孩子,她就像小公主,被他捧在手心里宠爱。”

  对这个姐姐,他们说不清是恨多还是爱多。

  

  出类拔萃也好,一事无成也罢,姐弟三人都一样摆脱不了原生家庭的烙印。他们之间几十年的相爱相杀,以及由此对美国政局、对个人命运造成的影响,也根源于此。

  回过头来看,“权力型人格”的父亲,只用赏罚管束而压制自由思想的做法,彻底摧毁了两个儿子,也让女儿希拉里的人生陷入两个极端——

  一方面不停地追求成功更成功,但另一方面,内心那个巨大的空洞,使她无法向内寻求力量,无法全然地信任自己的感觉和判断,只能永远向外寻求答案。她不能失败,一旦形势于己不利,很容易陷入接受障碍。

  严苛的教育方式或许能让孩子功成名就,但那个把暴击当作鼓励,给爱设置了高门槛的父亲,早已亲手将孩子们推向了命运的两端。

  大手牵小手

  每天都有干货和惊喜

  进入公众号,选择“设为星标”

,查看更多

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希拉里

  克林顿

  老罗德姆

  托尼

  托尼·罗德姆

  阅读 ()

  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