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进入令和时代首次改组 新生代登场新内阁(图)




标签主题:安倍首相

原标题:扶桑会谈|新一代在新内阁中亮相,安倍时代后的政治外交越来越近

当地时间2019年9月11日,日本东京,安倍晋三新任内阁成员拍摄全家福。日本首相安倍晋三11日对内阁进行了改组。在19个内阁成员中,除了副首相,财务大臣麻生太郎和内阁官房长于一伟之外,其他17个内阁也发生了变化。视觉中国图

在7月的日本参议院选举之后,按照惯例,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内阁在9月11日进行了改组。改组可能是安倍内阁的最后一次改组,也是第一次重组了日本的入境秩序和时代。安倍晋三此次改组是为了应对该国建设新时代的挑战和人员布局,这意味着日本的政治外交开辟了一个新时代。

安倍的继任者进入内阁

首先,新一代政治家的崛起,后安倍时代的政治继任者即将到来。在这次重组中,小泉进入内阁是一个亮点,他被任命为新内阁的环境部长。小泉38岁那年担任这一重要职位,而安倍对他的信任并不深。

小泉进入内阁与他的特殊身份无关。他是前首相小泉纯一郎的次子。小泉纯一郎晋升安倍晋三为自民党秘书,并为安倍晋三在日本的政治生涯奠定了基础。这次,安倍晋三二郎获得了丰厚的回报。他说:我当选参议院已经十年了。当我当选十年(国会议员)时,他的父亲小泉纯一郎任命我为自民党秘书。没有做好准备,我感到压力很大。现在,金吉已经担任过党的农林部部长和卫生福利部主席。我有十多年的经验。

实际上,小泉次郎的成长并不完全是由于第二代的身份以及与安倍首相的特殊关系。尽管他的第一任当选议员继承了父亲的选区和所有选举资源,但30岁的金次郎凭借其良好的经验和雄辩的口才,确实为狂野的自由民主党带来了希望。在日本社会,有一种“走进次郎”的旋风。在过去的十年中,金鸡浪并没有失去热量。它是日本政治上令人眼花new乱的新星,被称为未来首相的最佳人选。根据《每日新闻》的民意调查,由于吉次郎的加入,安倍晋三的内阁支持率比6月大选前提高了10个百分点,达到50%,其中64%支持安倍晋三提升小泉次郎。

日韩关系难以改善

第二,外交上发生了新变化,摆脱战后阴影的意愿变得越来越明显。自安倍上任以来,战后一直致力于政治和外交,即摆脱第二次世界大战的阴影,成为一个普通的国家。这一点在最近对韩国的政策中有新的表现。自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日本在道义上对南韩一直软弱无力,而南韩的外交也受到南韩历史观的制约。 “ Heye谈话”是对慰安妇事实的认可,很大程度上是日本对韩国宽容的结果。 (编者注:1993年8月4日,当时的日本内阁官房长官河野洋平发表讲话。对话”)。

但是从今年开始,日本开始反击。安倍内阁认为,朝鲜语违背了日本在政府历史上的承诺。它要求韩国遵守国际法。如果不解除劳动案件的判决,日本将继续。对韩国的贸易制裁。

在改组内阁的人事安排上,两国很难改善与强硬内阁的关系。安倍认为,未来外交与安全的合作与互惠将越来越紧密。因此,前外交部长Taro Asano是国防力量,可以发挥外交经验,在安全问题上有所不同。河野洋平是河野洋平的儿子,但他对慰安妇问题的态度与父亲不一致,因此他受到安倍的信任。河野先生是日本对韩国政策的执行者。他曾斥责韩国驻日大使“极其粗鲁”,并批评韩国废除《军事情报保护协定》是对地区安全环境的错误判断。河野也是内阁官房长官余义伟的同僚,属于麻生自民党。他在严以伟和麻生太郎的支持下成为外相。他处理日本舆论,接受日本舆论。他转为国防部长意味着日本的对日政策。不会有变化的。

新任外相茂木敏充毕业于哈佛大学,在今年的对美贸易谈判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深得安倍信任。他在2003年出任外务副大臣时出版《日本外交的构想力》,书中指出日本外交的支柱并非迄今为止的对美追随,他主张日本应该对美协调和说服,还说日本在地区问题上应该以中立姿态积极参与,维护和平,主张日本要以新的姿态出现在世界面前。茂木属于自民党竹下派,在去年的总裁选举中,竹下派自由投票,大部分人投了石破茂,茂木敏充却投了安倍。茂木也是对韩强硬派,他表示,两国外交当局之间可以保持接触,但是希望韩国尽快改正违反国际法的状态。

修宪派影响依然强势

第三,修宪障碍虽依然存在,但支持者逐渐增加。修宪是安倍的政治夙愿,但是修宪的程序中最重要的一环是国民投票,民意显示,迄今为止支持修宪的国民仍然不超过半数,所以,尽管安倍不失时机地表示要修改宪法,但是无法进入具体操作阶段。

选举的胜利,内阁改组后支持率的上升,都不意味着支持修宪能够达到法定人数,安倍距离修宪成功还有一段距离。但是这并不能影响安倍修宪的决心,他表示,修宪虽然是困难的挑战,但是一定要完成。安倍的底气来自于今年7月的选举,当时他在选战中提出了宪法讨论问题,所以选举的结果被理解为获得了国民的信任,新内阁有可能以此为借口启动国会和舆论对修改宪法的讨论。

另外,安倍亲信中的修宪派被安插在重要岗位,这些人将继续推动安倍在修宪问题上闯关冒险。卫藤晟一是“日本会议”的信徒(编注:日本会议成立于1997年,思想保守,其主要政治主张包括:否定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审判、改宪法、正式参拜靖国神社等),他在自民党内对安倍有重要影响,此次他被任命为1亿总活跃和少子化担当相,会在内阁发挥影响力;高市早苗一直追随安倍,是靖国神社的常客,在历史认识问题和慰安妇问题上态度都十分强硬,她还主张修改“河野谈话”,积极支持安倍修改宪法,此次她成为总务相,代表了修宪派在安倍内阁的影响依然处于强势。

小泉进次郎的入阁,必将为他将来登上首相大位奠定坚实的基础,但是作为日本政坛的新生代,他的历史感觉本来就淡漠,他说过历史问题应该交给历史学家去讨论。河野太郎也属于新生代,他的历史感觉也大不如其父辈浓厚,从他就慰安妇问题对韩国的强硬态度,反映了他在该问题上并无愧疚和反省。茂木敏充甚至有改变对美追随的想法,想必通过日美贸易谈判会增强他对美平起平坐的意志。从新内阁的构成,我们已经明显感觉到日本新生代政治家已经登场,似乎听到了后安倍时代日本政治外交足音。将来他们如何与邻国打交道,邻国将如何应对日本新生代政治外交的变化,是我们应该认真思考的问题。

(作者系上海外国语大学日本研究中心主任、教授、博士生导师廉德瑰)

责任编辑:张玉

转载请保留本文连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