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负晚年好时光—军休老人王涵英笔耕不辍的故事(作者:王宇平)


  2019 鹤八爷

  

  十月暖如小阳春,

  晒台阳光洒满身。

  窗缝透进紫外线,

  补钙不用出家门。

  这首七言绝句出自于一位八十八岁高龄的老太太之手,她不是作家,也不是诗人,提笔写诗也是最近几年的事儿。但古诗写得如此工整对仗且韵味无穷,现代诗也是洋洋洒洒、发人深思,她就是安庆军分区干休所军休老人王涵英。

  现年86岁的王涵英,1932年出生于江苏省常州市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1950年入伍,1952年入党,曾就读于华东革命军政大学,当过教师、担任过领导秘书,自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开始,长期在宣传部门工作,是抗日老战士傅成林的遗孀。无论时间怎么迁移、世事怎么变迁,王涵英老人热爱读书、爱好写作的习惯没有改变,花鸟虫鱼、人生感悟均可入她诗句:“老妪今年八十八,马山大院是我家;高楼栋栋排队排,楼层高矮统规划……”。对干休所建设的赞赏、对晚年生活的满意度跃然纸上。老人时时关注干休所工作人员的工作,感悟他们工作的艰辛,只要有丁点感触,马上记录下来,如:“全体官兵工作优,服务周到亲情化;医务人员更专业,健康护航科学化;送医送药精心待,身边儿女不如他;文娱活动多丰富,个个脸上乐开花。”即使诗歌写的不是那么出彩,但这的确是一位退休老人对干休所官兵服务的褒奖!

  王涵英老人并不是一个专业写手,更不能称之为“诗人”,但是一个耄耋老人,在生活无忧的状态下,不打麻将不游玩,执着创作为什么?我们不禁打听起来,初春的一天,笔者走近了这位老人。

  “写诗歌,可以直抒胸臆,用笔说出自己想说的真话……”,一见面,老人快言快语,她自己一首诗作最能反映出她刚退休时的心态:“退休常念是家乡,陋室专心看文章;窗外蝴蝶花丛舞,楼间燕子筑巢忙;读报能知天下事,晚年写作度时光!”我们终于领悟了这位耄耋老人的精神驱动力——用手中的笔讴歌时代,充实生活。

  探寻老人的生活轨迹我们得知,老人写作爆发期源于老伴傅成林去世之后。傅成林参加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是一位多次荣立战功、荣获“独立”、“解放”等荣誉勋章的革命功臣。和平年代,两位老人相依相伴,继续为党工作,这对革命的伴侣相濡以沫、共同进步,风风雨雨一路走过,生活充实而幸福。2012年3月,86岁的傅成林因病去世,80岁的王涵英老人一下子好像失去了主心骨,心底空落落的,在她的心里,老年伴侣就是一对相互支撑的拐棍,一时倒下了一根,另一半就失去了依靠。所以那段时间,王涵英老人倍感孤寂,她曾这样叙述当时的心情:“三餐茶饭难进喉,夜对冷月思悠悠……”。很快地,她明白了,生老病死是人生常态,与其消沉不如拿起手中的笔写作,把对老头子的思念、对生活的感慨诉诸笔端。

  从悲伤里走了出来的王涵英老人终于找到了精神寄托,发奋读书写作。她写道:“书是菜来报是粮,一天不学心发慌;抄抄写写自欣赏,不负晚年好时光。”自此这位年过八旬的革命老人又开朗了起来,大家经常发现她出现在干休所大院,老远就跟人打招呼,说说新鲜事、拉拉家常、聊聊天、说说感受,她口袋里从来不忘装着笔和本,哪里有好人好事、哪里风景别致,她都要掏出纸笔,及时记录下来,然后酝酿成诗句。写作是要有一种精神的,有些年轻人都吃力,何况王涵英已经年过八旬?但这位革命的老太太,吃苦劲头比起年轻人来还不逊色,有时半夜灵感来了,她都披衣下床铺开纸张奋笔疾书,“雨敲窗棚涌灵感,披衣坐起写诗文”是她的诗句,更是她半夜起床写作的真实写照!

  涵英老人懂得感恩,对干休所工作人员为老年人服务心怀感激,虽然这是军休干部应该得到的享受和待遇,但老人对年轻人的劳动付出十分赞赏和感激,有一年国庆节假期,她看见老干部食堂的厨师牺牲休息时间为老干部服务的情景,十分感动,提起笔来,有感而发——

  国庆上班仍勤奋

  照常忙碌战三更

  只为服务年迈人,

  无怨无悔献青春。

  慈爱之情流于笔端,让人倍感温暖。

  王涵英老人不但热爱写作,还坚持学习,她身边24本手抄本就是例证。她常说,有意义的阅读可以消糜无意义的时光,写作可以让她生活变得充实,也让她的晚年绚丽多彩。我们衷心祝愿这位老人健康长寿,也期待读到她更多的优美的诗作!

  

  十月暖如小阳春,

  晒台阳光洒满身。

  窗缝透进紫外线,

  补钙不用出家门。

  这首七言绝句出自于一位八十八岁高龄的老太太之手,她不是作家,也不是诗人,提笔写诗也是最近几年的事儿。但古诗写得如此工整对仗且韵味无穷,现代诗也是洋洋洒洒、发人深思,她就是安庆军分区干休所军休老人王涵英。

  现年86岁的王涵英,1932年出生于江苏省常州市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1950年入伍,1952年入党,曾就读于华东革命军政大学,当过教师、担任过领导秘书,自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开始,长期在宣传部门工作,是抗日老战士傅成林的遗孀。无论时间怎么迁移、世事怎么变迁,王涵英老人热爱读书、爱好写作的习惯没有改变,花鸟虫鱼、人生感悟均可入她诗句:“老妪今年八十八,马山大院是我家;高楼栋栋排队排,楼层高矮统规划……”。对干休所建设的赞赏、对晚年生活的满意度跃然纸上。老人时时关注干休所工作人员的工作,感悟他们工作的艰辛,只要有丁点感触,马上记录下来,如:“全体官兵工作优,服务周到亲情化;医务人员更专业,健康护航科学化;送医送药精心待,身边儿女不如他;文娱活动多丰富,个个脸上乐开花。”即使诗歌写的不是那么出彩,但这的确是一位退休老人对干休所官兵服务的褒奖!

  王涵英老人并不是一个专业写手,更不能称之为“诗人”,但是一个耄耋老人,在生活无忧的状态下,不打麻将不游玩,执着创作为什么?我们不禁打听起来,初春的一天,笔者走近了这位老人。

  “写诗歌,可以直抒胸臆,用笔说出自己想说的真话……”,一见面,老人快言快语,她自己一首诗作最能反映出她刚退休时的心态:“退休常念是家乡,陋室专心看文章;窗外蝴蝶花丛舞,楼间燕子筑巢忙;读报能知天下事,晚年写作度时光!”我们终于领悟了这位耄耋老人的精神驱动力——用手中的笔讴歌时代,充实生活。

  探寻老人的生活轨迹我们得知,老人写作爆发期源于老伴傅成林去世之后。傅成林参加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是一位多次荣立战功、荣获“独立”、“解放”等荣誉勋章的革命功臣。和平年代,两位老人相依相伴,继续为党工作,这对革命的伴侣相濡以沫、共同进步,风风雨雨一路走过,生活充实而幸福。2012年3月,86岁的傅成林因病去世,80岁的王涵英老人一下子好像失去了主心骨,心底空落落的,在她的心里,老年伴侣就是一对相互支撑的拐棍,一时倒下了一根,另一半就失去了依靠。所以那段时间,王涵英老人倍感孤寂,她曾这样叙述当时的心情:“三餐茶饭难进喉,夜对冷月思悠悠……”。很快地,她明白了,生老病死是人生常态,与其消沉不如拿起手中的笔写作,把对老头子的思念、对生活的感慨诉诸笔端。

  从悲伤里走了出来的王涵英老人终于找到了精神寄托,发奋读书写作。她写道:“书是菜来报是粮,一天不学心发慌;抄抄写写自欣赏,不负晚年好时光。”自此这位年过八旬的革命老人又开朗了起来,大家经常发现她出现在干休所大院,老远就跟人打招呼,说说新鲜事、拉拉家常、聊聊天、说说感受,她口袋里从来不忘装着笔和本,哪里有好人好事、哪里风景别致,她都要掏出纸笔,及时记录下来,然后酝酿成诗句。写作是要有一种精神的,有些年轻人都吃力,何况王涵英已经年过八旬?但这位革命的老太太,吃苦劲头比起年轻人来还不逊色,有时半夜灵感来了,她都披衣下床铺开纸张奋笔疾书,“雨敲窗棚涌灵感,披衣坐起写诗文”是她的诗句,更是她半夜起床写作的真实写照!

  涵英老人懂得感恩,对干休所工作人员为老年人服务心怀感激,虽然这是军休干部应该得到的享受和待遇,但老人对年轻人的劳动付出十分赞赏和感激,有一年国庆节假期,她看见老干部食堂的厨师牺牲休息时间为老干部服务的情景,十分感动,提起笔来,有感而发——

  国庆上班仍勤奋

  照常忙碌战三更

  只为服务年迈人,

  无怨无悔献青春。

  慈爱之情流于笔端,让人倍感温暖。

  王涵英老人不但热爱写作,还坚持学习,她身边24本手抄本就是例证。她常说,有意义的阅读可以消糜无意义的时光,写作可以让她生活变得充实,也让她的晚年绚丽多彩。我们衷心祝愿这位老人健康长寿,也期待读到她更多的优美的诗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