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诗推介|孙淮田:夜晚,煤矿小街(组诗)


  淮诗推介|孙淮田:夜晚,煤矿小街(组诗)

  淮诗推介|孙淮田:夜晚,煤矿小街(组诗)

  ◎夜晚,煤矿小街

  挤满了人和物 和煤尘

  各种欲望都在膨胀 达到极至后

  慢慢消退 落日的余辉镀着金色

  将人和车消散带走 只余下几个影子

  辛苦一天的小商贩还在晃动 漫上来的夜色

  将他们和货物一一吞没 伸手不见五指的街仿佛

  一个人都没有 仿佛从来不曾有人来过

  只有流浪狗的几声怪叫 然后

  是久久的寂静 寂寞的深处

  仿佛他们是一堆废矸石

  被弃在黑暗中

  ﹒

  ◎街角的乞丐

  宾馆酒楼废弃的

  破碗 丢在小车进不去的

  脏乱街角 只适合布衣里掏出

  一枚枚硬币 去敲

  叮当 叮叮当当

  碗

  碎了

  ﹒

  ◎受伤掉落的鸟雀

  歌吧 茶楼 舞厅

  东倒西歪的醉汉 酒足饭饱

  酒老爷推着他去燃烧 去潇洒

  ﹒

  此时是午后 商业大道上

  树荫稠密 行人稀少

  啪的一声 一只受伤的鸟雀 掉落

  ﹒

  眼前 他本能地退了一步

  天上下来的 天使的掉落

  尘埃里的扑打 恐惧的眼神 小小的

  ﹒

  绝望 一次又一次

  撞在马路牙子上 气绝身亡

  惊得他哇哇吐了一地 哇哇哇地 大哭

  ﹒

  ◎大暴雨

  乌云铁青着脸

  持无数把小铁锤 朝下砸

  事物是有软肋的 新建的立交桥在雨中

  水流湍急排水不畅 人和车辆阻隔在两端

  自然形成静止的长龙 美梦和恶梦

  同时被拦腰截断 俺站在桥东面的站牌下

  望着桥西 无数把小铁锤 朝下砸

  朝离俺不到一米的水泥路面上砸

  一大片水泥路一点点柔软 塌陷

  忽然 轰隆一声闷响

  一个巨大的黑洞凹了下去

  像一只睁大的眼

  ﹒

  ◎无题

  扛水泥多年

  扛出了尘肺 做小生意

  做得血本无归 四十多的年纪

  六十多的白发与脸皮 哪儿也去不了

  哪儿也不去了 饭量仍然惊人

  晚饭 一碗蛋炒饭 两个大馍 三碗稀饭

  才下午四点半 这么凉的天 处处是飘落的树叶

  满头大汗出现地在小区的路上 仍然结实的身体

  冒着虚弱的气 一个虎虎生威的人

  现在虎落平川 围着小区慢步

  一圈 两圈 三圈……

  直到夕阳落山 夜色漫上来

  完全淹没了他

  ﹒

  ◎秋日。拒绝搬迁的老人

  秋日的阳光暖照着

  树木被伐去 鸟声绝迹

  几间破平房 倒塌大半

  残亘 断壁 几乎没有活气

  只有一把破椅子 陷入一个被遗忘的墙角

  椅子里的老人 陷入美好过去

  一列轰鸣的火车 从眼前驶过

  仿佛 满目沧桑的日历

  正一点点倒回去

  ﹒

  淮诗推介|孙淮田:夜晚,煤矿小街(组诗)

  ——更多精彩,敬请关注“今日头条?八公山视界”,欢迎交流!

  (点击右上角“关注”!点击下方“了解更多”查看往期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