驾照与替身




  

  说起来,这么些年来,我一直比较注意自己的形象。剃个干净利落的光头,前两年喜欢盘着手串儿,从去年起换了块赶时髦的手表。

  又响应国家号召,把不离手的香烟给戒掉了。用省下来的烟钱去半夜三更的夜宵店里吃香的喝辣的,然后呡上两口小酒。

  我这人还恋旧。早已过了“人到五十古来稀”之年了,还总是穿着三十六岁吃白鸡那年的红内裤。有事没事还喜欢露一点点褪了色的红布头出来,一不小心就冒犯了一大批中老年异性。

  她们不仅拉黑我,而且控诉我,说我变态,说我龌龊。在所有用来表扬我的贬义词之前,都加了一个“色”字。

  

  听说梁朝伟特意为我量身定做了一部电影,原先的名字就叫“戒”。可是审核时硬是被某实权派家里的母老虎给改成了《色戒》。

  并且拍着拍着,就拍到了少儿不宜的解放前。请看过这部电影原版版本的朋友谈一谈观后感,和我不为人知,在片中令女一号沦陷的英雄本色。

  为了剧情需要,我曾经决定考一个驾照。免得拍陪美女开小汽车兜风的这种戏还要找导演的小舅子做替身。

  那时候我已经是人到中年,每天晚上十点一刻,准时吃两只小龙虾、两块火烘肉,对付瓶把两瓶啤酒,然后在朋友圈里晒酒足饭饱的成功人生。

  

  看过三遍以上原版《色戒》的朋友都知道,到梁朝伟通知我准备拍《色戒二》的时候,我突然觉得自己不能再这么指望替身下去了,就咬着牙开始背科目一。

  后来,等我熬过这段时间以后,我突然觉得,人生的路有很多种走法,可以步行,可以坐轿子,可以骑马、骑驴、骑牛,骑自行车(实力派骑人),也可以蹭顺风车。所以不一定非得买嘀嘀叭叭,不一定非得考驾照。只要现实生活中不用替身就行。

  可是、既然,我还是决定去参加科目二的考试。那天,天空乌云密布,电闪雷鸣,气压很低,大雨压顶但就是不下。一起参加考试的同学们都尊重我是个时间宝贵的知名人士,一致同意让我插队。在此谨向考官、教练和同学们致以三鞠躬的问候。

  

  我的考官有一双阴阳眼。那天铁青着老脸,装神弄鬼地给我卜了一卦,苦口婆心地劝我人生苦短,应当安步当车,弃考从良。

  我一意孤行,一连考了三天,却都没有通过,才懂得了考官的良苦用心。咬咬牙决定不再补考,最终没走上所谓自驾游的这条邪路。新戏顺利开机后,以为躲过了考驾照的苦,结果还是没躲过一到“西门庆大战潘金莲”的精彩之处就被替身掉的烦恼。

  我呸!我呸呸!我呸呸呸!我从今年立夏那天开始,又每天一啤了! 下酒菜就是和我拍对手戏的女替身为我精心烹制的牛鞭、鹿鞭、老虎刺。我怀疑再这样下去戏没拍多少,酒量和体能倒是能长不少......

  

  96

  金永辉煌

  2.2

  2019.08.03 05:05*

  字数 1007

  

  说起来,这么些年来,我一直比较注意自己的形象。剃个干净利落的光头,前两年喜欢盘着手串儿,从去年起换了块赶时髦的手表。

  又响应国家号召,把不离手的香烟给戒掉了。用省下来的烟钱去半夜三更的夜宵店里吃香的喝辣的,然后呡上两口小酒。

  我这人还恋旧。早已过了“人到五十古来稀”之年了,还总是穿着三十六岁吃白鸡那年的红内裤。有事没事还喜欢露一点点褪了色的红布头出来,一不小心就冒犯了一大批中老年异性。

  她们不仅拉黑我,而且控诉我,说我变态,说我龌龊。在所有用来表扬我的贬义词之前,都加了一个“色”字。

  

  听说梁朝伟特意为我量身定做了一部电影,原先的名字就叫“戒”。可是审核时硬是被某实权派家里的母老虎给改成了《色戒》。

  并且拍着拍着,就拍到了少儿不宜的解放前。请看过这部电影原版版本的朋友谈一谈观后感,和我不为人知,在片中令女一号沦陷的英雄本色。

  为了剧情需要,我曾经决定考一个驾照。免得拍陪美女开小汽车兜风的这种戏还要找导演的小舅子做替身。

  那时候我已经是人到中年,每天晚上十点一刻,准时吃两只小龙虾、两块火烘肉,对付瓶把两瓶啤酒,然后在朋友圈里晒酒足饭饱的成功人生。

  

  看过三遍以上原版《色戒》的朋友都知道,到梁朝伟通知我准备拍《色戒二》的时候,我突然觉得自己不能再这么指望替身下去了,就咬着牙开始背科目一。

  后来,等我熬过这段时间以后,我突然觉得,人生的路有很多种走法,可以步行,可以坐轿子,可以骑马、骑驴、骑牛,骑自行车(实力派骑人),也可以蹭顺风车。所以不一定非得买嘀嘀叭叭,不一定非得考驾照。只要现实生活中不用替身就行。

  可是、既然,我还是决定去参加科目二的考试。那天,天空乌云密布,电闪雷鸣,气压很低,大雨压顶但就是不下。一起参加考试的同学们都尊重我是个时间宝贵的知名人士,一致同意让我插队。在此谨向考官、教练和同学们致以三鞠躬的问候。

  

  我的考官有一双阴阳眼。那天铁青着老脸,装神弄鬼地给我卜了一卦,苦口婆心地劝我人生苦短,应当安步当车,弃考从良。

  我一意孤行,一连考了三天,却都没有通过,才懂得了考官的良苦用心。咬咬牙决定不再补考,最终没走上所谓自驾游的这条邪路。新戏顺利开机后,以为躲过了考驾照的苦,结果还是没躲过一到“西门庆大战潘金莲”的精彩之处就被替身掉的烦恼。

  我呸!我呸呸!我呸呸呸!我从今年立夏那天开始,又每天一啤了! 下酒菜就是和我拍对手戏的女替身为我精心烹制的牛鞭、鹿鞭、老虎刺。我怀疑再这样下去戏没拍多少,酒量和体能倒是能长不少......

  

  

  说起来,这么些年来,我一直比较注意自己的形象。剃个干净利落的光头,前两年喜欢盘着手串儿,从去年起换了块赶时髦的手表。

  又响应国家号召,把不离手的香烟给戒掉了。用省下来的烟钱去半夜三更的夜宵店里吃香的喝辣的,然后呡上两口小酒。

  我这人还恋旧。早已过了“人到五十古来稀”之年了,还总是穿着三十六岁吃白鸡那年的红内裤。有事没事还喜欢露一点点褪了色的红布头出来,一不小心就冒犯了一大批中老年异性。

  她们不仅拉黑我,而且控诉我,说我变态,说我龌龊。在所有用来表扬我的贬义词之前,都加了一个“色”字。

  

  听说梁朝伟特意为我量身定做了一部电影,原先的名字就叫“戒”。可是审核时硬是被某实权派家里的母老虎给改成了《色戒》。

  并且拍着拍着,就拍到了少儿不宜的解放前。请看过这部电影原版版本的朋友谈一谈观后感,和我不为人知,在片中令女一号沦陷的英雄本色。

  为了剧情需要,我曾经决定考一个驾照。免得拍陪美女开小汽车兜风的这种戏还要找导演的小舅子做替身。

  那时候我已经是人到中年,每天晚上十点一刻,准时吃两只小龙虾、两块火烘肉,对付瓶把两瓶啤酒,然后在朋友圈里晒酒足饭饱的成功人生。

  

  看过三遍以上原版《色戒》的朋友都知道,到梁朝伟通知我准备拍《色戒二》的时候,我突然觉得自己不能再这么指望替身下去了,就咬着牙开始背科目一。

  后来,等我熬过这段时间以后,我突然觉得,人生的路有很多种走法,可以步行,可以坐轿子,可以骑马、骑驴、骑牛,骑自行车(实力派骑人),也可以蹭顺风车。所以不一定非得买嘀嘀叭叭,不一定非得考驾照。只要现实生活中不用替身就行。

  可是、既然,我还是决定去参加科目二的考试。那天,天空乌云密布,电闪雷鸣,气压很低,大雨压顶但就是不下。一起参加考试的同学们都尊重我是个时间宝贵的知名人士,一致同意让我插队。在此谨向考官、教练和同学们致以三鞠躬的问候。

  

  我的考官有一双阴阳眼。那天铁青着老脸,装神弄鬼地给我卜了一卦,苦口婆心地劝我人生苦短,应当安步当车,弃考从良。

  我一意孤行,一连考了三天,却都没有通过,才懂得了考官的良苦用心。咬咬牙决定不再补考,最终没走上所谓自驾游的这条邪路。新戏顺利开机后,以为躲过了考驾照的苦,结果还是没躲过一到“西门庆大战潘金莲”的精彩之处就被替身掉的烦恼。

  我呸!我呸呸!我呸呸呸!我从今年立夏那天开始,又每天一啤了! 下酒菜就是和我拍对手戏的女替身为我精心烹制的牛鞭、鹿鞭、老虎刺。我怀疑再这样下去戏没拍多少,酒量和体能倒是能长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