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写天文著作的闺阁少女


江蕙字次兰,四川人,生于道光十九年(1839年)。她父亲江海平是一个知识分子,曾编辑《楞园丛书》二十五种,对天文很有兴趣,这直接影响到江蕙的爱好。大约在江蕙十岁的时候,每当夜间“参横斗转”时,父亲就把她领到户外,在庭院内“引手相示”,教她认识天上的星星,读《步天歌》,给她找来古代的星图加以对照。因此,她便对天文学发生兴趣,经常观察天象,“久而遂熟”,能够“按节应候”进行推测,颇有心得。她发现古代的星图与实际天象“远近、大小、明暗未尽吻合”。到十二三岁的时候,她曾“手绘小图”,大概是因为星图象是一幅扇面的样子,所以取名《天文扇》,拿给父亲看。

父亲非常高兴,认为没有错误,打算给她印刷出版,可是江蕙觉得自己是个见识不广的闺阁少女,不同意父亲的意见,“未敢示人”,便放在箱中了。成丰四年(1854年),江海平隐居于四川江津的龙等碧,年方十六岁的江蕙也就到了长江北岸的山村中。可是说来事巧,江蕙偶有机会“购得《中星图考》一册,钞本”,但是这本书没有序和例,也不知为何人所作,历史文献不见有《中星图考》这部书。可能是某位民间天文爱好者写的,只有钞本流传,而没有刊刻出版。

她对这部钞本《中星图考》进行了深入的学习和研究,感到初学它并无困难,可是书中错误很多,“以此校观星象,不免茫然”。既然书上说的画的与实际天象不符,江蕙便加以修改。经过一年多反复推敲,“易稿数十”方才成书,“使逐节天象灿然可据”,即书上的星图都能按节气与天象对照,两相符合。这部修改后的书叫做《中星图》,有她自己于咸丰五年(1855年)写的“跋”附于书稿之后。这年她才十七岁。由于受到当时封建礼教的思想束缚,还是“谨藏闺阀,未敢示人”。十八岁那年她又对《步天歌》进行研究,作了补注,“以赤道界南北,欲与兹秩,分为两卷”。

不久,江蕙与蜀东(川东)的宋神(字松存)结婚。以后她对天文也就很少问津了。不过她的丈夫,一直没有忘记江蕙写的书稿。同治十三年(1874年)宋神把妻子江蕙的书稿拿出来给同乡的学问家姚彦侍看,请他提意见。姚彦侍觉得很好,于是挥笔题辞曰:“……旦尾暨昏参,历历可指数,推步及闺门,古来谁与伍,我欲传畴人,于今增列女。”后来又有不少人为之题词题诗,倍加赞扬。

光绪六年(1880年)春天,宋神到白下(今南京市)做官,并被请去北京。江蕙作为家眷也随同前往,她的《中星图》被宋神的朋友罗云樵发现,“见而异之,为之怂题,付诸手民”,因而于同年刊刻出版,题为《心香阁考定中星图》。《中星图》共有图二十六幅,第一幅题为《紫微垣图》,但所包括的天区范围大得多,天市垣、太微垣也在图中,实际上是赤道北星图。最末一幅是我国历史上的《月行九道图》,不符合天文实际,已没有任何价值。其余二十四幅星图是按一年中二十四节气画的,每一节气一幅,配有“中星歌”,这是这部书的最重要部分。

倘若一个人到夜晚的时候持续去观察相同的星座,历经过一段时间之后就会发觉;哪个被观察的星座在夜晚出现的时间会越来越早,看着星空就像是一直在往西行进,每日大概前行1度上下,历经1个回归年循环一周,从而又变回了原来的时间刻度了。这一问题是因为地球绕太阳光公转产生的。江蕙根据长期性观察把握了这类周期性,把每一节气什么星座何时到上中天编出歌曲歌词,并画出相对的星图相辅,比老的《步天歌》要更好一些,针对入门学天文学的人十分便捷。星座的画法、名字一直是在我国的传统,跟西方国家没有一点关系。

这套中星歌及图,只要按岁差改正一下时间,现在还可以用。在出版时,宋神已经注意到这一点,他说:“岁有差异,星有变易,……故古图今图,分宫测度,大小明暗,不甚符合……”。

在我看来,江蕙的工作当然算不了什么重要成果,但是在一百三十多年前的封建社会里,一个十六七岁的年轻姑娘能够冲破“女子无才便是德”的束缚,通过刻苦自学,著书立说,得到这样的成绩也是非常可贵的。大家怎么说呢?欢迎大家留言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