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毒日 明星吸毒:堕落于“人造”天堂


  检察风云2019.6.26我要分享

  文 | 夏春晖 振宇

  编辑 | 郑宾

  5月27日日本偶像团体KAT-TUN前成员田口淳之介承认有十年吸毒史,4月,韩国偶像天团JYJ成员朴有天承认吸毒,在此之前,“羽泉”组合成员之一的陈羽凡因吸毒被抓……这些消息均令粉丝哗然。

  作为明星,自带对社会有影响力的“流量”,他们理应向这些“流量”传递更多正能量。让人失望的是,总有一些人用试毒的方式,沉浸在毒气弥漫的“人造”天堂中风流快活,这种堕落级快活,“自杀”了前程,更被社会深恶痛绝之。

  

  陈羽凡被捕后,平安北京官方微博发布评论:毒品,让“最美(羽泉成名曲)”凋零。

  言简意赅的评论,道出毒品对明星艺人前程的致命打击。当年港台歌手苏永康、杜德伟,内地歌手毛宁、满文军、尹相杰、李代沫,港台演员柯震东、成龙儿子房祖名,内地演员傅艺伟,还有日本红星酒井法子等一连串明星,因“吸毒”二字,盖过他们之前所有的作品,从此销声匿迹于娱乐圈。

  更可怕的是,不少明星因“毒”去世。流行音乐史最伟大歌手之一的猫王,因吸毒过量去世;美国“天后级”歌手惠特尼·休斯顿因前夫染上毒瘾后,曾自虐导致遍体鳞伤,去世时年仅48岁;奥斯卡影帝菲利普·塞默·霍夫曼(Philip Seymour Hoffman)被发现死于纽约的公寓中,享年46岁,警方在菲利普·塞默·霍夫曼的尸体上发现了针头……

  

  部分因涉毒导致事业一落千丈的明星,来源:网络

  明星涉毒丑闻频繁曝光,在批评和反对声中,明星多以“我错了”向社会认错,只是这句“我错了”,不足以为娱乐圈的丑态埋单。别以为哪里都是舞台,真情与演技有时候一目了然。面对越来越廉价的“对不起”,公众和资本都已失去信任。

  陈羽凡被捕后,正紧锣密鼓彩排的全国巡演全部取消,损失达千万。李代沫涉毒事发前,演出费已达38万/场,手握多份广告代言合同,吸毒事件曝光后,演出商与广告商悉数退出。

  浸于染缸的明星,染上吸毒的那刻,已然失去做明星的资格。有些事情可以通过赔礼道歉,照价赔偿的方式解决,而吸毒这般触及底线,触犯法律的事情,绝不是用鞠躬道歉、用钱可以轻易解决的,“对不起”无法为娱乐圈的吸毒丑态埋单——廉价的不是那句“对不起”,而是明星在光环下的言行迷失。

  

  日本偶像团体KAT-TUN前成员田口淳之介为吸毒下跪道歉

  ?深陷毒品亚文化

  从外部环境来说,娱乐圈存在着一个“毒品亚文化”环境。一般,亚文化是文化多元与繁荣的表现,但是也有部分亚文化是文化领域中的恶性毒瘤,比如“毒品亚文化”。

  “彰显个性、追求快乐、象征身份”成为被亚文化圈赋予毒品的积极特征,毒品被当作流行文化、前卫文化以供娱乐。亚文化圈的存在通过内部的文化压力将个体与正常世界隔离,使个体表现出更多的心理服从性。导演张元曾坦言:最初接触毒品是受圈里朋友的影响。一些刚出道的明星,为了能更好地发展、融入圈子而冒险涉毒,最终正常的社会链被打破,陷入亚文化圈里无法自拔。

  ?失足于禁果效应

  禁果效应也被称作“亚当与夏娃效应”,意指越是禁止的东西,人们越想要得到手。低端好奇心理的产生更多源于无聊,即对自己已成型的生活方式感到不满,在单调的生活中会产生空虚、乏味和麻木,迫切想寻找新鲜刺激。歌手满文军在妻子的生日宴会开起了“摇头派对”。其妻李俐在审讯中交代,长期相夫教子的生活让她觉得很平淡,偶然的机会接触到摇头丸让她很兴奋,使她和满文军走上这条不归路。

  ? “不以为毒”的认知偏差

  “不以为毒”,这也是明星涉毒的一个重要原因。因为明星们收入非常高,毒品一般也价格昂贵,所以娱乐圈也是毒贩最关注的领域,很多新型毒品也是针对这个群体而产生并不断的改进。于是,关于新型毒品能减肥、激发创作灵感的谣传在娱乐圈是占据一席之地的。

  “创作型明星”在面对创作困境时,要借由毒品产生的幻觉来激发创作灵感。导演张元吸毒被抓后接受审讯,表示第一次吸毒后,自己感觉非常好,思维畅通了,创作提高了,于是慢慢地对毒品产生了依赖。编剧宁财神称,他拿毒品当药,是想治疗长期写作疲劳激发的神经性呕吐。高强度的工作节奏能通过毒品得以缓解,效果立竿见影。

  

  明星吸毒屡次曝光后,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早前上海正式施行《上海市禁毒条例》(简称条例),首创在禁毒立法中建立文化市场禁入机制。《条例》第十四条对禁止吸毒人员参与制作广播电视节目或举办、参与文艺演出做出了明确规定。即不得邀请因吸毒行为被公安机关查处未满三年或者尚未戒除毒瘾的人员作为主创人员参与制作广播电视节目,或者举办、参与文艺演出;对前述人员作为主创人员参与制作的电影、电视剧、广播电视节目以及代言的商业广告节目,不予播出。

  如此规定,将主创人员是否吸毒,与作品创作团队的整体利益和其他创作人员个人利益捆绑在一起。

  除了上海,山东省也颁布了《山东省禁毒条例》。根据《条例》规定,广播影视、文艺表演团体以及相关单位,邀请因吸毒行为被公安机关查处未满3年或者尚未戒除毒瘾的人员作为主创人员参与制作广播电视节目、参与文艺演出,或者播出其作为主创人员参与制作的电影、电视剧、广播电视节目的,由文化综合执法机构依法责令改正,并对邀请方、播出方处10万元以上20万元以下的罚款。由于对明星涉毒问题进行了明确规定,该《条例》再次引发社会关注。

  

  各地方相继出台针对明星吸毒的禁毒条例后,有观点认为:通过禁毒条例的形式限制明星复出、禁止播放涉毒明星出演的影视剧,有违“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则,与《禁毒法》第52条规定的“戒毒人员入学、就业、享受社会保障等方面不受歧视。有关部门、组织和人员应当在入学、就业、享受社会保障等方面对戒毒人员给予必要的指导和帮助”相违背。

  为此吉林大学司法文明协同创新中心博士研究生,中国刑事警察学院禁毒学系讲师王瑞园解释:“这是对相关规定和政策的一种误读。”他认为,加大对明星吸毒的处罚力度与帮助、挽救吸毒人员二者之间并不冲突,二者是相互促进和补充的关系。这种做法是减少毒品需求的应有之义,也是禁毒工作的现实所需。明星作为公众人物,具有庞大数量的粉丝,特别是部分青少年极易产生盲目崇拜、跟从效仿的现象。为此,公众人物的身份决定了其在道德操守和遵纪守法方面应当具有更高的要求,必须要有一定的社会责任感和职业共同体意识。通过禁演、禁播等规定,加大明星吸毒成本,形成一定的法律威慑,能够较好地实现一般预防和特殊预防的作用。

  生而为人,没有任何理由应该碰毒,明星亦是人,犯了错,严惩不贷。

  收藏举报投诉

  文 | 夏春晖 振宇

  编辑 | 郑宾

  5月27日日本偶像团体KAT-TUN前成员田口淳之介承认有十年吸毒史,4月,韩国偶像天团JYJ成员朴有天承认吸毒,在此之前,“羽泉”组合成员之一的陈羽凡因吸毒被抓……这些消息均令粉丝哗然。

  作为明星,自带对社会有影响力的“流量”,他们理应向这些“流量”传递更多正能量。让人失望的是,总有一些人用试毒的方式,沉浸在毒气弥漫的“人造”天堂中风流快活,这种堕落级快活,“自杀”了前程,更被社会深恶痛绝之。

  

  陈羽凡被捕后,平安北京官方微博发布评论:毒品,让“最美(羽泉成名曲)”凋零。

  言简意赅的评论,道出毒品对明星艺人前程的致命打击。当年港台歌手苏永康、杜德伟,内地歌手毛宁、满文军、尹相杰、李代沫,港台演员柯震东、成龙儿子房祖名,内地演员傅艺伟,还有日本红星酒井法子等一连串明星,因“吸毒”二字,盖过他们之前所有的作品,从此销声匿迹于娱乐圈。

  更可怕的是,不少明星因“毒”去世。流行音乐史最伟大歌手之一的猫王,因吸毒过量去世;美国“天后级”歌手惠特尼·休斯顿因前夫染上毒瘾后,曾自虐导致遍体鳞伤,去世时年仅48岁;奥斯卡影帝菲利普·塞默·霍夫曼(Philip Seymour Hoffman)被发现死于纽约的公寓中,享年46岁,警方在菲利普·塞默·霍夫曼的尸体上发现了针头……

  

  部分因涉毒导致事业一落千丈的明星,来源:网络

  明星涉毒丑闻频繁曝光,在批评和反对声中,明星多以“我错了”向社会认错,只是这句“我错了”,不足以为娱乐圈的丑态埋单。别以为哪里都是舞台,真情与演技有时候一目了然。面对越来越廉价的“对不起”,公众和资本都已失去信任。

  陈羽凡被捕后,正紧锣密鼓彩排的全国巡演全部取消,损失达千万。李代沫涉毒事发前,演出费已达38万/场,手握多份广告代言合同,吸毒事件曝光后,演出商与广告商悉数退出。

  浸于染缸的明星,染上吸毒的那刻,已然失去做明星的资格。有些事情可以通过赔礼道歉,照价赔偿的方式解决,而吸毒这般触及底线,触犯法律的事情,绝不是用鞠躬道歉、用钱可以轻易解决的,“对不起”无法为娱乐圈的吸毒丑态埋单——廉价的不是那句“对不起”,而是明星在光环下的言行迷失。

  

  日本偶像团体KAT-TUN前成员田口淳之介为吸毒下跪道歉

  ?深陷毒品亚文化

  从外部环境来说,娱乐圈存在着一个“毒品亚文化”环境。一般,亚文化是文化多元与繁荣的表现,但是也有部分亚文化是文化领域中的恶性毒瘤,比如“毒品亚文化”。

  “彰显个性、追求快乐、象征身份”成为被亚文化圈赋予毒品的积极特征,毒品被当作流行文化、前卫文化以供娱乐。亚文化圈的存在通过内部的文化压力将个体与正常世界隔离,使个体表现出更多的心理服从性。导演张元曾坦言:最初接触毒品是受圈里朋友的影响。一些刚出道的明星,为了能更好地发展、融入圈子而冒险涉毒,最终正常的社会链被打破,陷入亚文化圈里无法自拔。

  ?失足于禁果效应

  禁果效应也被称作“亚当与夏娃效应”,意指越是禁止的东西,人们越想要得到手。低端好奇心理的产生更多源于无聊,即对自己已成型的生活方式感到不满,在单调的生活中会产生空虚、乏味和麻木,迫切想寻找新鲜刺激。歌手满文军在妻子的生日宴会开起了“摇头派对”。其妻李俐在审讯中交代,长期相夫教子的生活让她觉得很平淡,偶然的机会接触到摇头丸让她很兴奋,使她和满文军走上这条不归路。

  ? “不以为毒”的认知偏差

  “不以为毒”,这也是明星涉毒的一个重要原因。因为明星们收入非常高,毒品一般也价格昂贵,所以娱乐圈也是毒贩最关注的领域,很多新型毒品也是针对这个群体而产生并不断的改进。于是,关于新型毒品能减肥、激发创作灵感的谣传在娱乐圈是占据一席之地的。

  “创作型明星”在面对创作困境时,要借由毒品产生的幻觉来激发创作灵感。导演张元吸毒被抓后接受审讯,表示第一次吸毒后,自己感觉非常好,思维畅通了,创作提高了,于是慢慢地对毒品产生了依赖。编剧宁财神称,他拿毒品当药,是想治疗长期写作疲劳激发的神经性呕吐。高强度的工作节奏能通过毒品得以缓解,效果立竿见影。

  

  明星吸毒屡次曝光后,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早前上海正式施行《上海市禁毒条例》(简称条例),首创在禁毒立法中建立文化市场禁入机制。《条例》第十四条对禁止吸毒人员参与制作广播电视节目或举办、参与文艺演出做出了明确规定。即不得邀请因吸毒行为被公安机关查处未满三年或者尚未戒除毒瘾的人员作为主创人员参与制作广播电视节目,或者举办、参与文艺演出;对前述人员作为主创人员参与制作的电影、电视剧、广播电视节目以及代言的商业广告节目,不予播出。

  如此规定,将主创人员是否吸毒,与作品创作团队的整体利益和其他创作人员个人利益捆绑在一起。

  除了上海,山东省也颁布了《山东省禁毒条例》。根据《条例》规定,广播影视、文艺表演团体以及相关单位,邀请因吸毒行为被公安机关查处未满3年或者尚未戒除毒瘾的人员作为主创人员参与制作广播电视节目、参与文艺演出,或者播出其作为主创人员参与制作的电影、电视剧、广播电视节目的,由文化综合执法机构依法责令改正,并对邀请方、播出方处10万元以上20万元以下的罚款。由于对明星涉毒问题进行了明确规定,该《条例》再次引发社会关注。

  

  各地方相继出台针对明星吸毒的禁毒条例后,有观点认为:通过禁毒条例的形式限制明星复出、禁止播放涉毒明星出演的影视剧,有违“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则,与《禁毒法》第52条规定的“戒毒人员入学、就业、享受社会保障等方面不受歧视。有关部门、组织和人员应当在入学、就业、享受社会保障等方面对戒毒人员给予必要的指导和帮助”相违背。

  为此吉林大学司法文明协同创新中心博士研究生,中国刑事警察学院禁毒学系讲师王瑞园解释:“这是对相关规定和政策的一种误读。”他认为,加大对明星吸毒的处罚力度与帮助、挽救吸毒人员二者之间并不冲突,二者是相互促进和补充的关系。这种做法是减少毒品需求的应有之义,也是禁毒工作的现实所需。明星作为公众人物,具有庞大数量的粉丝,特别是部分青少年极易产生盲目崇拜、跟从效仿的现象。为此,公众人物的身份决定了其在道德操守和遵纪守法方面应当具有更高的要求,必须要有一定的社会责任感和职业共同体意识。通过禁演、禁播等规定,加大明星吸毒成本,形成一定的法律威慑,能够较好地实现一般预防和特殊预防的作用。

  生而为人,没有任何理由应该碰毒,明星亦是人,犯了错,严惩不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