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ekly Review:2019-07-25->08-03 A new beginning


?

明天就要正式带第一节课了。为入职所做的一切挣扎和努力(还有划水)到今天都要正式画上句号了。

件下自己并没有额外激发出斗志反倒是懒懒散散说划就划...

但一如开头和标题所述的,这种日子很快就要到头了。在真实世界的压力面前,我不再有心情和空间去划水,一方面,本身自己对从教就是有热情的,有了课,自然想要把课上好;另一方面,从一个从业者的专业程度而言,一个像样的托福总分,最少最少是写作单项的高分,是自己接下来必须要努力去争取的。

因为自己始终觉得学得好的未必会教,但要教人的,自己怎么说也得会;同理适用于我疯狂diss健身房教减脂自己却体脂直逼20%的某些辣鸡教练。

有趣的是托福的一大难点在于听力,而听力也正是自己大学期间受过的磨难最多,突破最大,也至今收益最深的项目之一。所以,重拾精听/听写的训练,大概率有效能够帮助自己找回最近溃散的注意力以及坚韧的品质。

过去的一周又回到了不稳定的波动状态,用今天刚听到的一个播客中提到的概念叫做“Adolescent”,可以按照字面直译为“青春期的”,也可以意译成“小孩子行为的,幼稚的”。播主当时形容自己就是用的这个状态,所谓“事情做的好好地也总能找个办法给他搞砸了”。我想了想自己的状况,还真对应的上——扎扎实实练了三天,第四天突然就去吃甜食还不运动;准时准点早睡了五天,第六天突然就熬夜睡懒觉;稳定创作了还没几天,说不更就不更了....

目前总结下来依然是觉得环境较为宽松,觉得耍耍性子也没有什么特别严重的后果——无非就是没法进步。

其实我的身材,力量,创作,习惯,以及认知水平/知行合一的水平,夸张点来说同两年前相比是没有特别大的差别的。

我是应该对此感到担忧的。

因为我总是说,时间是复利的,而当时间溜走自己却没有跟随时间的前进一同进步的话,其实自己的价值就是在贬低的,因为通货膨胀的存在。

都更为明显,不应该多少值得肯定吗。但我随即又问了自己一个问题,双力臂人旗俄挺会做了吗,标准引体曲臂撑团身能做到什么水平了呢,臂围跟上胸围了吗?

我的内心随即哑口无言——我不能沉湎于过往取得的成就,有腹肌是不假,可两年前跟现在也没有差特别多啊,但力量呢?但自己真正想要的所谓【变强】的力量呢?

没有付出,就不会,也不配有回报。这是自己认的一大死理。

最近很担心的是自己训练的时候都不太肯吃苦了——习惯了自重,不上大重量没有问题,但这不足以成为自己逃避突破极限的借口和甘愿赖在既有水平的理由。

在同事里我以22岁的年龄稳坐最小的位置,但如果我才22就不肯进步了,那?

立一下今明两天的flag(一天一天算账)

1.文章推送完就睡 依旧五点半起

2.睡前整理床铺桌面 备好早餐用料

3.明早早起之后先一组基础动作+冷水澡;之后花半小时做一篇托福的精听听写+早饭+读书

4.明天po完整的时间轴

5.下班之前完成次日备课

6.下班之后去练拉力 目标是突破力竭(真的很痛苦也很难但我需要这个我也相信自己可以)

6.晚间留时间备考托福 阅读单项完整模考

7.复盘 日更

8.可能的情况下把字幕准备好

96

披风衣的矮凳

2019.08.05 21:58

字数 1381

明天就要正式带第一节课了。为入职所做的一切挣扎和努力(还有划水)到今天都要正式画上句号了。

件下自己并没有额外激发出斗志反倒是懒懒散散说划就划...

但一如开头和标题所述的,这种日子很快就要到头了。在真实世界的压力面前,我不再有心情和空间去划水,一方面,本身自己对从教就是有热情的,有了课,自然想要把课上好;另一方面,从一个从业者的专业程度而言,一个像样的托福总分,最少最少是写作单项的高分,是自己接下来必须要努力去争取的。

因为自己始终觉得学得好的未必会教,但要教人的,自己怎么说也得会;同理适用于我疯狂diss健身房教减脂自己却体脂直逼20%的某些辣鸡教练。

有趣的是托福的一大难点在于听力,而听力也正是自己大学期间受过的磨难最多,突破最大,也至今收益最深的项目之一。所以,重拾精听/听写的训练,大概率有效能够帮助自己找回最近溃散的注意力以及坚韧的品质。

过去的一周又回到了不稳定的波动状态,用今天刚听到的一个播客中提到的概念叫做“Adolescent”,可以按照字面直译为“青春期的”,也可以意译成“小孩子行为的,幼稚的”。播主当时形容自己就是用的这个状态,所谓“事情做的好好地也总能找个办法给他搞砸了”。我想了想自己的状况,还真对应的上——扎扎实实练了三天,第四天突然就去吃甜食还不运动;准时准点早睡了五天,第六天突然就熬夜睡懒觉;稳定创作了还没几天,说不更就不更了....

目前总结下来依然是觉得环境较为宽松,觉得耍耍性子也没有什么特别严重的后果——无非就是没法进步。

其实我的身材,力量,创作,习惯,以及认知水平/知行合一的水平,夸张点来说同两年前相比是没有特别大的差别的。

我是应该对此感到担忧的。

因为我总是说,时间是复利的,而当时间溜走自己却没有跟随时间的前进一同进步的话,其实自己的价值就是在贬低的,因为通货膨胀的存在。

都更为明显,不应该多少值得肯定吗。但我随即又问了自己一个问题,双力臂人旗俄挺会做了吗,标准引体曲臂撑团身能做到什么水平了呢,臂围跟上胸围了吗?

我的内心随即哑口无言——我不能沉湎于过往取得的成就,有腹肌是不假,可两年前跟现在也没有差特别多啊,但力量呢?但自己真正想要的所谓【变强】的力量呢?

没有付出,就不会,也不配有回报。这是自己认的一大死理。

最近很担心的是自己训练的时候都不太肯吃苦了——习惯了自重,不上大重量没有问题,但这不足以成为自己逃避突破极限的借口和甘愿赖在既有水平的理由。

在同事里我以22岁的年龄稳坐最小的位置,但如果我才22就不肯进步了,那?

立一下今明两天的flag(一天一天算账)

1.文章推送完就睡 依旧五点半起

2.睡前整理床铺桌面 备好早餐用料

3.明早早起之后先一组基础动作+冷水澡;之后花半小时做一篇托福的精听听写+早饭+读书

4.明天po完整的时间轴

5.下班之前完成次日备课

6.下班之后去练拉力 目标是突破力竭(真的很痛苦也很难但我需要这个我也相信自己可以)

6.晚间留时间备考托福 阅读单项完整模考

7.复盘 日更

8.可能的情况下把字幕准备好

明天就要正式带第一节课了。为入职所做的一切挣扎和努力(还有划水)到今天都要正式画上句号了。

件下自己并没有额外激发出斗志反倒是懒懒散散说划就划...

但一如开头和标题所述的,这种日子很快就要到头了。在真实世界的压力面前,我不再有心情和空间去划水,一方面,本身自己对从教就是有热情的,有了课,自然想要把课上好;另一方面,从一个从业者的专业程度而言,一个像样的托福总分,最少最少是写作单项的高分,是自己接下来必须要努力去争取的。

因为自己始终觉得学得好的未必会教,但要教人的,自己怎么说也得会;同理适用于我疯狂diss健身房教减脂自己却体脂直逼20%的某些辣鸡教练。

有趣的是托福的一大难点在于听力,而听力也正是自己大学期间受过的磨难最多,突破最大,也至今收益最深的项目之一。所以,重拾精听/听写的训练,大概率有效能够帮助自己找回最近溃散的注意力以及坚韧的品质。

过去的一周又回到了不稳定的波动状态,用今天刚听到的一个播客中提到的概念叫做“Adolescent”,可以按照字面直译为“青春期的”,也可以意译成“小孩子行为的,幼稚的”。播主当时形容自己就是用的这个状态,所谓“事情做的好好地也总能找个办法给他搞砸了”。我想了想自己的状况,还真对应的上——扎扎实实练了三天,第四天突然就去吃甜食还不运动;准时准点早睡了五天,第六天突然就熬夜睡懒觉;稳定创作了还没几天,说不更就不更了....

目前总结下来依然是觉得环境较为宽松,觉得耍耍性子也没有什么特别严重的后果——无非就是没法进步。

其实我的身材,力量,创作,习惯,以及认知水平/知行合一的水平,夸张点来说同两年前相比是没有特别大的差别的。

我是应该对此感到担忧的。

因为我总是说,时间是复利的,而当时间溜走自己却没有跟随时间的前进一同进步的话,其实自己的价值就是在贬低的,因为通货膨胀的存在。

都更为明显,不应该多少值得肯定吗。但我随即又问了自己一个问题,双力臂人旗俄挺会做了吗,标准引体曲臂撑团身能做到什么水平了呢,臂围跟上胸围了吗?

我的内心随即哑口无言——我不能沉湎于过往取得的成就,有腹肌是不假,可两年前跟现在也没有差特别多啊,但力量呢?但自己真正想要的所谓【变强】的力量呢?

没有付出,就不会,也不配有回报。这是自己认的一大死理。

最近很担心的是自己训练的时候都不太肯吃苦了——习惯了自重,不上大重量没有问题,但这不足以成为自己逃避突破极限的借口和甘愿赖在既有水平的理由。

在同事里我以22岁的年龄稳坐最小的位置,但如果我才22就不肯进步了,那?

立一下今明两天的flag(一天一天算账)

1.文章推送完就睡 依旧五点半起

2.睡前整理床铺桌面 备好早餐用料

3.明早早起之后先一组基础动作+冷水澡;之后花半小时做一篇托福的精听听写+早饭+读书

4.明天po完整的时间轴

5.下班之前完成次日备课

6.下班之后去练拉力 目标是突破力竭(真的很痛苦也很难但我需要这个我也相信自己可以)

6.晚间留时间备考托福 阅读单项完整模考

7.复盘 日更

8.可能的情况下把字幕准备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