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秋雨:对一位写作者的几点建议


来自Jane Book App的图片

首先,参与文学,不应该从哲学和感觉开始,而应该学习“纯粹的叙事”,即培养把故事清洁和消息灵通的能力。

哲学和感觉,最好删除它,如果有必要,它必须在叙述中解散。应该清楚,“纯粹叙事”不是一种地方谚语,而是当代西方语义学和叙事学中提出的一个重要命题。

其次,阅读范围必须大大扩展,不要沉迷于一些“聪明的小感情”。相应地,美学结构必须是多维的,多层的,多维的,并在其间产生“反向结构”,以便启动互补和互补的“内部涡旋”和“内部循环”。

第三,作为文学青年,最好不要把自己当作文学。读者应该面对工作,而不是自己。

因此,尽量避免在媒体和互联网上频繁出现,因为作者的主要讲话方式就是工作。在工作之外说太多,人们怀疑作品的完整性,也会引起读者的疲惫。无聊是作家的死。因此,它应该恢复沉默。

周维迎

19.8

2019.08.29 17: 00 *

字数333

来自Jane Book App的图片

首先,参与文学,不应该从哲学和感觉开始,而应该学习“纯粹的叙事”,即培养把故事清洁和消息灵通的能力。

哲学和感觉,最好删除它,如果有必要,它必须在叙述中解散。应该清楚,“纯粹叙事”不是一种地方谚语,而是当代西方语义学和叙事学中提出的一个重要命题。

其次,阅读范围必须大大扩展,不要沉迷于一些“聪明的小感情”。相应地,美学结构必须是多维的,多层的,多维的,并在其间产生“反向结构”,以便启动互补和互补的“内部涡旋”和“内部循环”。

第三,作为文学青年,最好不要把自己当作文学。读者应该面对工作,而不是自己。

因此,尽量避免在媒体和互联网上频繁出现,因为作者的主要讲话方式就是工作。在工作之外说太多,人们怀疑作品的完整性,也会引起读者的疲惫。无聊是作家的死。因此,它应该恢复沉默。

来自Jane Book App的图片

首先,参与文学,不应该从哲学和感觉开始,而应该学习“纯粹的叙事”,即培养把故事清洁和消息灵通的能力。

哲学和感觉,最好删除它,如果有必要,它必须在叙述中解散。应该清楚,“纯粹叙事”不是一种地方谚语,而是当代西方语义学和叙事学中提出的一个重要命题。

其次,阅读范围必须大大扩展,不要沉迷于一些“聪明的小感情”。相应地,美学结构必须是多维的,多层的,多维的,并在其间产生“反向结构”,以便启动互补和互补的“内部涡旋”和“内部循环”。

第三,作为文学青年,最好不要把自己当作文学。读者应该面对工作,而不是自己。

因此,尽量避免在媒体和互联网上频繁出现,因为作者的主要讲话方式就是工作。在工作之外说太多,人们怀疑作品的完整性,也会引起读者的疲惫。无聊是作家的死。因此,它应该恢复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