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悚!父母在行李箱中发现网红女儿尸体,粉丝觉得她长得像赫本


  原创视图空间3天前我要分享

  埃卡特琳娜·卡拉格兰诺娃的父母进入了她的公寓,卡拉格兰诺娃已经好几天没有回复他们的留言了,所以,他们联系了她的房东。他们开始在她的公寓里寻找,并希望在这里能找到一些线索,。最终,他们发现了一些可怕的事情。当他们打开她的手提箱时,这就像一个噩梦:他们看到她的尸体就在行李箱里。

  

  24岁的卡拉格兰诺娃是个网红,拥有众多的粉丝。她从医学院毕业后,就居住在莫斯科,成为一名皮肤科医生。不过,卡拉格兰诺娃长得很漂亮,她成功地参加了选美比赛。在Instagram的个人简历中,她分享了她在莫斯科小姐比赛中获得第二名的经历。

  

  卡拉格兰诺娃对旅游很有热情,她写了一篇关于这个主题的博客,通过这个博客,她吸引了成千上万的粉丝订阅了她的博客。她的Instagram账户的粉丝量迅速突破了10万,她的生活也随之发生了改变。

  

  卡拉格兰诺娃的帖子描述了她所过的迷人生活。例如,她周游欧洲,分享了来自西班牙、意大利和奥地利等地的照片。但卡拉格兰诺娃的忠实观众并不仅仅是为了旅游内容而追随她。他们也经常评论她的迷人照片,他们觉得她与著名的女演员奥黛丽·赫本有些相似。

  

  今年夏天,为了庆祝25岁的生日,卡拉格兰诺娃正准备另一次欧洲之旅。这一次,她将与家人和男友从莫斯科前往荷兰。卡拉格兰诺娃的新男友比她大一倍多。她20多岁,而他是50多岁。而在出发之前,卡拉格兰诺娃的父母却怎么也联系不上她。

  卡拉格兰诺娃曾担心过自己的安全,因为她收到了死亡威胁。她的朋友说:“她说她可能会被杀。但我安慰她,他们不会对她做任何事。”尼娜,卡拉格兰诺娃的另一个朋友则说她受到了敲诈。有人有卡拉格兰诺娃的裸照,其中一些裸照甚至通过社交媒体发送给了她的一些同事和朋友。

  

  此外,这些照片还声称卡拉格兰诺娃曾做过妓女。据尼娜说,这种关于卡拉格兰诺娃的说法在过去也曾发生过。“我在2016年和2018年收到了她的裸照,(卡拉格拉诺娃)说她已经被这些照片纠缠了好几年了。”但显然,没有人知道是谁在传播了这些照片。

  

  然而,从卡拉格兰诺娃的角度来看,她所过的生活是她梦寐以求的。她的朋友说,在卡拉格兰诺娃对她的鼻子进行整容手术后,她的博客帖子越来越受欢迎。“这是她的梦想。” 但所有这些都在2019年7月突然停止,就在卡拉格兰诺娃计划前往荷兰之前。她的家人发现无法与她取得联系。

  

  当卡拉格兰诺娃的父母进入了她的公寓时,房间里看起来一切如常。调查人员后来也说,现场既没有武器,也没有打架的迹象。但是卡拉格兰诺娃的父母最终在女儿的公寓里发现了一个手提箱,而卡拉格兰诺娃的尸体躺在行李里,只穿着吊带裤。拉格兰诺娃多处受伤,包括躯干刀伤和喉咙划破。

  

  卡拉格兰诺娃的父母立即叫了救护车,他们希望急救人员能救他的女儿。然而,卡拉格兰诺娃已经死了。卡拉格兰诺娃死后,警察很快就找到了嫌疑犯。闭路电视摄像机捕捉到一名男子在莫斯科的高温下带着手套离开她了的公寓大楼。录像还显示,这名男子拿着一个塑料袋走进大楼,四小时后他离开,也带着一个小箱子。

  

  根据调查人员的初步发现,进出卡拉格兰诺娃公寓的人可能是马克西姆·加雷耶夫,一位33岁的IT工作者。很快,加雷耶夫供认了自己的罪行。加雷耶夫告诉警方,他并不是卡拉格兰诺娃的粉丝,他是在一家服务公司的网站上找到她的。

  

  加雷耶夫宣说:“在这之前和这期间,卡拉格兰诺娃开玩笑说一些冒犯性的话,因为我没有其他男人那么有钱。我没有个性。”卡拉格兰诺娃被杀的那天,根据加雷耶夫的说法,卡拉格兰诺娃当时说他什么都不是,她甚至不会和他喝咖啡。

  

  侮辱仍在继续,加雷耶夫说,“我失去了控制。我在厨房里抓起一把刀,用刀子抺了她的脖子。但她并没有马上死亡。”事实上,卡拉格兰诺娃挣脱了,并试图躲在浴室里。但加雷耶夫更回愤怒,当卡拉格兰诺娃开始尖叫时,他盖住了她的嘴。当她试图跑向客厅时,他又抓住了她。最终加雷耶夫制服了她,卡拉格兰诺娃就死在了他面前。事后,加雷耶夫感到非常震惊,后来还哭了。“我浑身无力,我甚至站不起来。”他在自白录音中说。

  

  但加雷耶夫没有向当局自首。他声称:“如果我去警察局,那就是我生命的结束。”相反,加雷耶夫花了一些时间清理犯罪现场。但在他的供词录像中,加雷耶夫对卡拉格兰诺娃的死亡表示了悔恨。“我想向她的父母道歉,我很后悔。”他说,“我为自己感到羞愧。我不想我的父母知道细节。”

  

  在法庭上,加雷耶夫承认了自己拥有高达800万卢布欠债,实际上相当于12.1万美元(约85万元人民币)。加雷耶夫坐在法庭上,双手捂住脸。“我看起来很糟糕。”加雷耶夫说。

  

  在卡拉格兰诺娃死亡的消息曝光后,她的Instagram账户上充斥着来自追随者的评论,这些追随者对加雷耶夫所犯的所谓罪行持有不同的看法。在卡拉格兰诺娃的最后一篇文章下面,一位用户写道:“我不赞成谋杀。但有些事情会挑起矛盾。你至少需要一点智慧来了解这一点。”

  

  不过,卡拉格兰诺娃至少给了她的许多粉丝一些生活的灵感。在她去世前不久,她就写下了她在地球上度过24年的经历。她这样建议道:“奢华的生活是按照你自己的规则来生活的,去实现你的目标,不要找借口。“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收藏举报投诉

  

  埃卡特琳娜·卡拉格兰诺娃的父母进入了她的公寓,卡拉格兰诺娃已经好几天没有回复他们的留言了,所以,他们联系了她的房东。他们开始在她的公寓里寻找,并希望在这里能找到一些线索,。最终,他们发现了一些可怕的事情。当他们打开她的手提箱时,这就像一个噩梦:他们看到她的尸体就在行李箱里。

  

  24岁的卡拉格兰诺娃是个网红,拥有众多的粉丝。她从医学院毕业后,就居住在莫斯科,成为一名皮肤科医生。不过,卡拉格兰诺娃长得很漂亮,她成功地参加了选美比赛。在Instagram的个人简历中,她分享了她在莫斯科小姐比赛中获得第二名的经历。

  

  卡拉格兰诺娃对旅游很有热情,她写了一篇关于这个主题的博客,通过这个博客,她吸引了成千上万的粉丝订阅了她的博客。她的Instagram账户的粉丝量迅速突破了10万,她的生活也随之发生了改变。

  

  卡拉格兰诺娃的帖子描述了她所过的迷人生活。例如,她周游欧洲,分享了来自西班牙、意大利和奥地利等地的照片。但卡拉格兰诺娃的忠实观众并不仅仅是为了旅游内容而追随她。他们也经常评论她的迷人照片,他们觉得她与著名的女演员奥黛丽·赫本有些相似。

  

  今年夏天,为了庆祝25岁的生日,卡拉格兰诺娃正准备另一次欧洲之旅。这一次,她将与家人和男友从莫斯科前往荷兰。卡拉格兰诺娃的新男友比她大一倍多。她20多岁,而他是50多岁。而在出发之前,卡拉格兰诺娃的父母却怎么也联系不上她。

  卡拉格兰诺娃曾担心过自己的安全,因为她收到了死亡威胁。她的朋友说:“她说她可能会被杀。但我安慰她,他们不会对她做任何事。”尼娜,卡拉格兰诺娃的另一个朋友则说她受到了敲诈。有人有卡拉格兰诺娃的裸照,其中一些裸照甚至通过社交媒体发送给了她的一些同事和朋友。

  

  此外,这些照片还声称卡拉格兰诺娃曾做过妓女。据尼娜说,这种关于卡拉格兰诺娃的说法在过去也曾发生过。“我在2016年和2018年收到了她的裸照,(卡拉格拉诺娃)说她已经被这些照片纠缠了好几年了。”但显然,没有人知道是谁在传播了这些照片。

  

  然而,从卡拉格兰诺娃的角度来看,她所过的生活是她梦寐以求的。她的朋友说,在卡拉格兰诺娃对她的鼻子进行整容手术后,她的博客帖子越来越受欢迎。“这是她的梦想。” 但所有这些都在2019年7月突然停止,就在卡拉格兰诺娃计划前往荷兰之前。她的家人发现无法与她取得联系。

  

  当卡拉格兰诺娃的父母进入了她的公寓时,房间里看起来一切如常。调查人员后来也说,现场既没有武器,也没有打架的迹象。但是卡拉格兰诺娃的父母最终在女儿的公寓里发现了一个手提箱,而卡拉格兰诺娃的尸体躺在行李里,只穿着吊带裤。拉格兰诺娃多处受伤,包括躯干刀伤和喉咙划破。

  

  卡拉格兰诺娃的父母立即叫了救护车,他们希望急救人员能救他的女儿。然而,卡拉格兰诺娃已经死了。卡拉格兰诺娃死后,警察很快就找到了嫌疑犯。闭路电视摄像机捕捉到一名男子在莫斯科的高温下带着手套离开她了的公寓大楼。录像还显示,这名男子拿着一个塑料袋走进大楼,四小时后他离开,也带着一个小箱子。

  

  根据调查人员的初步发现,进出卡拉格兰诺娃公寓的人可能是马克西姆·加雷耶夫,一位33岁的IT工作者。很快,加雷耶夫供认了自己的罪行。加雷耶夫告诉警方,他并不是卡拉格兰诺娃的粉丝,他是在一家服务公司的网站上找到她的。

  

  加雷耶夫宣说:“在这之前和这期间,卡拉格兰诺娃开玩笑说一些冒犯性的话,因为我没有其他男人那么有钱。我没有个性。”卡拉格兰诺娃被杀的那天,根据加雷耶夫的说法,卡拉格兰诺娃当时说他什么都不是,她甚至不会和他喝咖啡。

  

  侮辱仍在继续,加雷耶夫说,“我失去了控制。我在厨房里抓起一把刀,用刀子抺了她的脖子。但她并没有马上死亡。”事实上,卡拉格兰诺娃挣脱了,并试图躲在浴室里。但加雷耶夫更回愤怒,当卡拉格兰诺娃开始尖叫时,他盖住了她的嘴。当她试图跑向客厅时,他又抓住了她。最终加雷耶夫制服了她,卡拉格兰诺娃就死在了他面前。事后,加雷耶夫感到非常震惊,后来还哭了。“我浑身无力,我甚至站不起来。”他在自白录音中说。

  

  但加雷耶夫没有向当局自首。他声称:“如果我去警察局,那就是我生命的结束。”相反,加雷耶夫花了一些时间清理犯罪现场。但在他的供词录像中,加雷耶夫对卡拉格兰诺娃的死亡表示了悔恨。“我想向她的父母道歉,我很后悔。”他说,“我为自己感到羞愧。我不想我的父母知道细节。”

  

  在法庭上,加雷耶夫承认了自己拥有高达800万卢布欠债,实际上相当于12.1万美元(约85万元人民币)。加雷耶夫坐在法庭上,双手捂住脸。“我看起来很糟糕。”加雷耶夫说。

  

  在卡拉格兰诺娃死亡的消息曝光后,她的Instagram账户上充斥着来自追随者的评论,这些追随者对加雷耶夫所犯的所谓罪行持有不同的看法。在卡拉格兰诺娃的最后一篇文章下面,一位用户写道:“我不赞成谋杀。但有些事情会挑起矛盾。你至少需要一点智慧来了解这一点。”

  

  不过,卡拉格兰诺娃至少给了她的许多粉丝一些生活的灵感。在她去世前不久,她就写下了她在地球上度过24年的经历。她这样建议道:“奢华的生活是按照你自己的规则来生活的,去实现你的目标,不要找借口。“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