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迢迢回家奔丧,打开棺材看到的却是自己的脸


  花生故事2天前我要分享

  阴阳典当铺

  文/育在雕琢

  典当业是人类最古老的职业之一,又称当铺,押店,长生库等。在南北朝时期就兴起了,就是拿旧物换钱花,在到期之前再用钱去赎,交点管理费,如果到期不把东西赎回来,就成典当铺的私有物了。这是正常的当铺。可是我经营的典当铺,很特别,因为拿来抵押的东西可能“不干净”,甚至进门的客户并不是人……

  其实我做梦都没想过自己会干这一行,一切源于我三叔的突然死亡。

  我叫陈仙,“仙人”的“仙”,出生在阴年鬼月鬼日,我爹怕我活不久,所以反其道而行,给我起了个仙字,人送外号陈大仙。毕业于三流大学的三流专业,就职于一家随时可能倒闭的房地产中介公司,过着百无聊赖的日子。

  一天我在大街上发传单,电话响了,一看是老爹打来的,刚接通还没说话,就传来了老爹有些急促的声音:“你三叔死了,回来奔丧!”

  这个三叔是我亲三叔,有血缘关系的,但是我活了二十三年,从来没见过他,只是每一年我过生日他都会邮寄过来一个自己亲手雕刻的木头人,我爹让我看一眼,然后烧掉,年年不列外。

  临时买票回家,走进家门的时候天都已经黑了,外面搭着灵棚,三叔的棺材停在那。

  “小仙,愣着干什么呢,还不赶紧过来给你三叔烧纸磕头!”我爹喊道。

  我忙应声,走过去,磕了三个响头,点了香烧了纸,随后跪在一边。

  “你三叔没有娶媳妇,无儿无女,你也算他半个儿子。推开棺材盖看他一眼,明天就封棺出殡了。”我爹又说。

  “好。”

  我从来没见过三叔,家里也没有一张他的照片,确实有些好奇。

  当我站起身,把手放在棺材盖一头的时候,忽然刮过一阵阴冷的风,惊起了树上的乌鸦,发出难听的叫声,吓得我一激灵。

  此时,此景,让我想到了恐怖片中的场景。我这人胆子小,但是还爱看,经常自己吓自己。

  我爹看我这怂样,骂道:“没出息的东西,这是你三叔,怕什么,他还能坐起来吃了你不成!”

  “额……”他不说还好,一说我又自动脑补了一些情节。

  闭着眼睛,双手用力,棺材盖被我推开了,但是当我睁开眼睛,看到棺材里面躺着的三叔。

  “啊,我的妈呀!”

  吓得我连连后退,脚后跟被砖头绊了一下,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爹,我三叔怎么跟我,不对不对,我怎么跟我三叔长的那么像啊!”

  刚才睁开眼睛,看到棺材里面躺着的三叔,以为是看到我自己躺在棺材里呢,吓得魂都要飞了。不过屁股摔的生疼,也让我冷静了一点。

  棺材里面躺着的不是我,虽然长的非常像,但是我没到那个年龄,二十年后差不多。

  “大惊小怪的,以前不是说过,你跟你三叔长的像吗?”我爹看我一副不成器的样子。

  还好现在是晚上,没有别人,不然可丢人丢大发了。

  站起身,回到棺材旁,二十多年来,我第一次看到三叔,还是已经死了的。

  看着看着,我心里忽然莫名的感觉很难受,眼睛红了,有眼泪掉下来。

  这种感觉是出现在我的身上,可是却觉得有些莫名,我跟我三叔基本没有什么感情可言。

  一时没注意,眼泪掉在棺材里侧的空上,发出啪嗒一声,我看到三叔睁开了眼睛,看着我,脸上露出了诡异的微笑。

  大脑瞬间一懵!

  “诈尸了,我三叔诈尸了!”

  心理防线彻底崩溃,我疯了似的往屋里跑,谁知跑的太急,忘了进屋门要低头,结果脑门子咣当撞在了门框上,两眼一黑,晕了!

  ……

  醒来后,发现自己躺在炕上,我爹,我妈,几个亲属,还有村里的老医生在,头上丝丝凉凉的,搭着毛巾。

  “醒了,没事了,小仙体格好,不碍事的!”村医说道。

  “爹,我三叔他……我看他睁开眼睛了,还对我笑。”刚才发生的事,我可记的很清楚,现在回想一下后背都在呜呜冒凉风。

  “人死不能复生,你这一天脑袋里都装的什么乌七八糟的东西,好好睡觉,明天早上你三叔出殡!”

  人都走了,我因为害怕,让我娘留在了屋里,却怎么也睡不着。天都快要亮了,才勉强睡了一会。

  结果睡着没多久就被叫起来换衣服,我得披麻戴孝送我三叔最后一程。

  昨天受到惊吓,又一宿没怎么睡,整个人都没精神,好不容易出完殡准备回去大睡一觉。回来的时候却看到我家门口停着一辆奥迪车,从车上走下来一个西装革履,戴着黑边眼镜的中年大叔。

  “请问谁是陈仙?”他问道。

  收藏举报投诉

  阴阳典当铺

  文/育在雕琢

  典当业是人类最古老的职业之一,又称当铺,押店,长生库等。在南北朝时期就兴起了,就是拿旧物换钱花,在到期之前再用钱去赎,交点管理费,如果到期不把东西赎回来,就成典当铺的私有物了。这是正常的当铺。可是我经营的典当铺,很特别,因为拿来抵押的东西可能“不干净”,甚至进门的客户并不是人……

  其实我做梦都没想过自己会干这一行,一切源于我三叔的突然死亡。

  我叫陈仙,“仙人”的“仙”,出生在阴年鬼月鬼日,我爹怕我活不久,所以反其道而行,给我起了个仙字,人送外号陈大仙。毕业于三流大学的三流专业,就职于一家随时可能倒闭的房地产中介公司,过着百无聊赖的日子。

  一天我在大街上发传单,电话响了,一看是老爹打来的,刚接通还没说话,就传来了老爹有些急促的声音:“你三叔死了,回来奔丧!”

  这个三叔是我亲三叔,有血缘关系的,但是我活了二十三年,从来没见过他,只是每一年我过生日他都会邮寄过来一个自己亲手雕刻的木头人,我爹让我看一眼,然后烧掉,年年不列外。

  临时买票回家,走进家门的时候天都已经黑了,外面搭着灵棚,三叔的棺材停在那。

  “小仙,愣着干什么呢,还不赶紧过来给你三叔烧纸磕头!”我爹喊道。

  我忙应声,走过去,磕了三个响头,点了香烧了纸,随后跪在一边。

  “你三叔没有娶媳妇,无儿无女,你也算他半个儿子。推开棺材盖看他一眼,明天就封棺出殡了。”我爹又说。

  “好。”

  我从来没见过三叔,家里也没有一张他的照片,确实有些好奇。

  当我站起身,把手放在棺材盖一头的时候,忽然刮过一阵阴冷的风,惊起了树上的乌鸦,发出难听的叫声,吓得我一激灵。

  此时,此景,让我想到了恐怖片中的场景。我这人胆子小,但是还爱看,经常自己吓自己。

  我爹看我这怂样,骂道:“没出息的东西,这是你三叔,怕什么,他还能坐起来吃了你不成!”

  “额……”他不说还好,一说我又自动脑补了一些情节。

  闭着眼睛,双手用力,棺材盖被我推开了,但是当我睁开眼睛,看到棺材里面躺着的三叔。

  “啊,我的妈呀!”

  吓得我连连后退,脚后跟被砖头绊了一下,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爹,我三叔怎么跟我,不对不对,我怎么跟我三叔长的那么像啊!”

  刚才睁开眼睛,看到棺材里面躺着的三叔,以为是看到我自己躺在棺材里呢,吓得魂都要飞了。不过屁股摔的生疼,也让我冷静了一点。

  棺材里面躺着的不是我,虽然长的非常像,但是我没到那个年龄,二十年后差不多。

  “大惊小怪的,以前不是说过,你跟你三叔长的像吗?”我爹看我一副不成器的样子。

  还好现在是晚上,没有别人,不然可丢人丢大发了。

  站起身,回到棺材旁,二十多年来,我第一次看到三叔,还是已经死了的。

  看着看着,我心里忽然莫名的感觉很难受,眼睛红了,有眼泪掉下来。

  这种感觉是出现在我的身上,可是却觉得有些莫名,我跟我三叔基本没有什么感情可言。

  一时没注意,眼泪掉在棺材里侧的空上,发出啪嗒一声,我看到三叔睁开了眼睛,看着我,脸上露出了诡异的微笑。

  大脑瞬间一懵!

  “诈尸了,我三叔诈尸了!”

  心理防线彻底崩溃,我疯了似的往屋里跑,谁知跑的太急,忘了进屋门要低头,结果脑门子咣当撞在了门框上,两眼一黑,晕了!

  ……

  醒来后,发现自己躺在炕上,我爹,我妈,几个亲属,还有村里的老医生在,头上丝丝凉凉的,搭着毛巾。

  “醒了,没事了,小仙体格好,不碍事的!”村医说道。

  “爹,我三叔他……我看他睁开眼睛了,还对我笑。”刚才发生的事,我可记的很清楚,现在回想一下后背都在呜呜冒凉风。

  “人死不能复生,你这一天脑袋里都装的什么乌七八糟的东西,好好睡觉,明天早上你三叔出殡!”

  人都走了,我因为害怕,让我娘留在了屋里,却怎么也睡不着。天都快要亮了,才勉强睡了一会。

  结果睡着没多久就被叫起来换衣服,我得披麻戴孝送我三叔最后一程。

  昨天受到惊吓,又一宿没怎么睡,整个人都没精神,好不容易出完殡准备回去大睡一觉。回来的时候却看到我家门口停着一辆奥迪车,从车上走下来一个西装革履,戴着黑边眼镜的中年大叔。

  “请问谁是陈仙?”他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