疲惫与平静




  

  疲惫到,风一吹眼睛就酸痛,稍微做几十个下蹲,腿部酸痛到三天恢复不了。闲暇时会想起陈辰,想起他该吃饭时吃饭,该睡觉时睡觉,决不被任何人耽误,这点是我要向他学习的。还会想起小月月,如果小月月跟我相同的处境,小月月会怎么做,我便学着她的样子处理事情来。生命里人来人往,有人给予我的教育是打我脸,有人给予我的教育是伤我心,极少有人让我时不时学习模仿成为更加健全的自己。

  还好上天时不时教育我内心柔软,所以才不至于赶走伤害身边的所有人。

  最近意识到平静的重要性,这是我一直都拥有并且保持的。但最近,我要主动丢掉它了。

  回想当初,一个人走路吃饭,穿梭在人来人往。或者是往来于大街小巷,于钢筋水泥当中求生存。虽然孤独,但那是我给自己创造的平静生活。

  读研之后,依然是马不停歇的看文献,做实验,顶着压力,跌跌撞撞。偶尔来简书偷偷懒,偶尔也有一两人会有共鸣。但是我抱着这惬意的生活,还是不敢给自己施压。

  突然之间,我发现我把这种压力转移到了我的弟弟身上,我教育他好好读书,怎么选大学,选专业。很少问他喜欢什么,他也不知道喜欢什么。他的价值观全是网络给的,跟我一样,我的价值观全是书本给的。

  现在我慌了,因为我穷的连200元的耳机都舍不得买。因为我二十多岁,还要靠父母滋养,但我家里条件并不好。我要向物质财富低头了,我要去主动赚钱了,我更要好好实验,靠这个赚钱。在此感谢我的老板,感谢我的师兄师姐,感谢我的亲戚,感谢我的网友,在我想赚钱时给我直接或者间接的铺好道路。

  讲真,我的眼睛红了,它已经被欲望支配,要成为一个正常人了!

  96

  一间房

  2019.07.28 16:26*

  字数 644

  

  疲惫到,风一吹眼睛就酸痛,稍微做几十个下蹲,腿部酸痛到三天恢复不了。闲暇时会想起陈辰,想起他该吃饭时吃饭,该睡觉时睡觉,决不被任何人耽误,这点是我要向他学习的。还会想起小月月,如果小月月跟我相同的处境,小月月会怎么做,我便学着她的样子处理事情来。生命里人来人往,有人给予我的教育是打我脸,有人给予我的教育是伤我心,极少有人让我时不时学习模仿成为更加健全的自己。

  还好上天时不时教育我内心柔软,所以才不至于赶走伤害身边的所有人。

  最近意识到平静的重要性,这是我一直都拥有并且保持的。但最近,我要主动丢掉它了。

  回想当初,一个人走路吃饭,穿梭在人来人往。或者是往来于大街小巷,于钢筋水泥当中求生存。虽然孤独,但那是我给自己创造的平静生活。

  读研之后,依然是马不停歇的看文献,做实验,顶着压力,跌跌撞撞。偶尔来简书偷偷懒,偶尔也有一两人会有共鸣。但是我抱着这惬意的生活,还是不敢给自己施压。

  突然之间,我发现我把这种压力转移到了我的弟弟身上,我教育他好好读书,怎么选大学,选专业。很少问他喜欢什么,他也不知道喜欢什么。他的价值观全是网络给的,跟我一样,我的价值观全是书本给的。

  现在我慌了,因为我穷的连200元的耳机都舍不得买。因为我二十多岁,还要靠父母滋养,但我家里条件并不好。我要向物质财富低头了,我要去主动赚钱了,我更要好好实验,靠这个赚钱。在此感谢我的老板,感谢我的师兄师姐,感谢我的亲戚,感谢我的网友,在我想赚钱时给我直接或者间接的铺好道路。

  讲真,我的眼睛红了,它已经被欲望支配,要成为一个正常人了!

  

  疲惫到,风一吹眼睛就酸痛,稍微做几十个下蹲,腿部酸痛到三天恢复不了。闲暇时会想起陈辰,想起他该吃饭时吃饭,该睡觉时睡觉,决不被任何人耽误,这点是我要向他学习的。还会想起小月月,如果小月月跟我相同的处境,小月月会怎么做,我便学着她的样子处理事情来。生命里人来人往,有人给予我的教育是打我脸,有人给予我的教育是伤我心,极少有人让我时不时学习模仿成为更加健全的自己。

  还好上天时不时教育我内心柔软,所以才不至于赶走伤害身边的所有人。

  最近意识到平静的重要性,这是我一直都拥有并且保持的。但最近,我要主动丢掉它了。

  回想当初,一个人走路吃饭,穿梭在人来人往。或者是往来于大街小巷,于钢筋水泥当中求生存。虽然孤独,但那是我给自己创造的平静生活。

  读研之后,依然是马不停歇的看文献,做实验,顶着压力,跌跌撞撞。偶尔来简书偷偷懒,偶尔也有一两人会有共鸣。但是我抱着这惬意的生活,还是不敢给自己施压。

  突然之间,我发现我把这种压力转移到了我的弟弟身上,我教育他好好读书,怎么选大学,选专业。很少问他喜欢什么,他也不知道喜欢什么。他的价值观全是网络给的,跟我一样,我的价值观全是书本给的。

  现在我慌了,因为我穷的连200元的耳机都舍不得买。因为我二十多岁,还要靠父母滋养,但我家里条件并不好。我要向物质财富低头了,我要去主动赚钱了,我更要好好实验,靠这个赚钱。在此感谢我的老板,感谢我的师兄师姐,感谢我的亲戚,感谢我的网友,在我想赚钱时给我直接或者间接的铺好道路。

  讲真,我的眼睛红了,它已经被欲望支配,要成为一个正常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