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魑魅界(7)


  

  图片发自简书App

  山中多鸟兽草木,日久成精,以术法害人,便被称作魑魅。魑魅以山洞极阴处作为隐藏,无主墓穴极为首选之所。若是墓穴有主,且以强弱作较。此风兴于夏商,所以历来有资力者与逝者无不力选六爻风水之地,风光大葬,宗祠祭祀,佑保宗室强大,子孙兴盛。

  便墓室中,有能力者将逝者生前所用之物随葬,是为陪葬品,葬品多为生活物品、玉器珠宝,其中也含镇墓之物,如五精石、七精药草、各种符咒,以达驱邪避虫之用。

  然此种作用随年月而逐渐减弱,加之天灾人祸断嗣绝祭,先人得偿转生,墓室壁垒瓦解云消,邪祟魑魅乘虚而入,此墓便失去作用,保不了后代福祉,故而人常言“福及三代”,由是如此。

  而那安定思公主,虽是贵胄出身,但是命苦之人,出世即薨于襁褓,父母之面尚不闻,自己之相亦不识,身浅不及自身祸福,年幼不识世故伦常,幸得母皇怜惜庇佑,教其潜身画绘之中,又以帝皇之气守护千载。奈何时至今日气数已殆,公主存身之所几乎被荡尽了。

大蟒进来,两厢将这好好墓中占去一多半去,也幸得母皇余威犹存,两怪还有些忌惮,但而今失了那唯一依靠,两怪争相抢夺地盘,势必要将自己挤的魂飞魄散,让这墓变成真正荒坟方罢休。

  不过对于她也非完全被动,公主对猴子说道:“我于此墓存身千载,并非一直蒙昧无知,也曾学的一些术法,自保尚可,只是谈不得反击。幸有母皇留有我一份保障,只是求得哥哥以人身前去取得。”

  公主所言者,乃是墓中隐藏最大的秘密,是位于主墓室里,她的棺椁停放之处,于她随身陪葬有一面铜镜,表面普通,实则为整座阴宅镇守之责。不是万一之时尚不得轻启。陶猴子心中所想,那二李兄弟,突然要下这墓里,行动又神神秘秘,若不是为这面铜镜?但于此时,那铜镜价值已不是他关心之事,他所想的是如何与公主度过这个危机才是。

  思想间猴子却觉面前景象模糊,一阵困意袭来之时,他猛地眨巴下眼睛,却发现自己身躺于墓室甬道之内,四下一片黑寂,他心中凛然,随手四处寻摸,刚巧摸到手电,令他心中一喜,打开察看四周,看到迎面土墙上模糊一片山水画,颜色已经斑驳,但从黑色勾勒依旧能辨出山石树丛,以及瀑布水流。

回魂廊,不要在道中间走,也不要靠右,要靠左壁前行,见到洞口钻入,依次前行可入主室。哥哥快去,时间无多。”

  猴子听到声音,知一切都是真的,赶紧起身依公主言于甬道摸索前进,终于进入一间宽阔空间,空间空荡但却不大,正中设一土台,上面放着一口桐油漆木馆,只是棺型比常见小了许多。

  陶猴子无有工具,也没开棺的经验,见到棺木也感觉无措。耳边却听到一女声娇柔笑道:“小哥如此卖命,历经辛苦,又所谓何事啊?”然后一只小手搭于他的肩头。

精,这次休想害我……”

  那女声嬉笑道:“噢,你倒是知道的底细,可是谁想着要害你,我害了你嘛?再说纵是我要害人,也是害那恶人,哪里有害你的意思。你莫要错听他言,错怪了人家。”

  猴子无言,那女声又说:“我知你下墓是被人迫的,也知你与那公主间关系。只是这一切原是与你无关的,那公主硬生将你加差进来,却罔顾你是个活人,这要你命的,要害你的是她才对吧?”

路子可逃出此墓,并助你摆脱身下困境,不知你中也不中?”

  猴子听的她说话,心下无主,又听说能让他出墓脱困,不由心下一喜叫道:“能逃出此墓,当然中了。但是不知我该怎样去做?”

  那女声言道:“小哥若想出去,并不难的,这墓室后左侧门出去有个盗洞,攀上便得出去。不过我不会让你枉跑这一趟……”

  说话间眼前棺木砰然打开,一面铜镜从中飘忽出来,落于猴子手中,女声言说:“这面铜镜便是这墓中镇宝,人世间现有人出价百万收藏,多数盗墓者皆是为此而来,你若拿走也能发笔横财,与我们也是有利。”

  猴子怀抱铜镜,听得价值百万,不由欣喜若狂,一时间早把对公主武皇承诺抛于脑后,举电筒往所言方向照去,见那墓室左侧果有一洞,便加紧速度跑过去,于那洞前张望几下,想的这里便有出去的路,就一股脑钻了进去。

妹好生的本事,人性最极仍畏生死,爱钱财,这招守株待兔用的好,也叫那公主最后落空,甚好甚好。”

  人性弱处莫过贪字,人生寞处莫过所托非人,此字志哉。一切如梦似幻,恍若泡影。

  96

  北旭晟

  B67c298d f020 4f89 aac6 0710bc0709ec

  11.5

  2019.07.20 16:41*

  字数 2149

  

  图片发自简书App

  山中多鸟兽草木,日久成精,以术法害人,便被称作魑魅。魑魅以山洞极阴处作为隐藏,无主墓穴极为首选之所。若是墓穴有主,且以强弱作较。此风兴于夏商,所以历来有资力者与逝者无不力选六爻风水之地,风光大葬,宗祠祭祀,佑保宗室强大,子孙兴盛。

  便墓室中,有能力者将逝者生前所用之物随葬,是为陪葬品,葬品多为生活物品、玉器珠宝,其中也含镇墓之物,如五精石、七精药草、各种符咒,以达驱邪避虫之用。

  然此种作用随年月而逐渐减弱,加之天灾人祸断嗣绝祭,先人得偿转生,墓室壁垒瓦解云消,邪祟魑魅乘虚而入,此墓便失去作用,保不了后代福祉,故而人常言“福及三代”,由是如此。

  而那安定思公主,虽是贵胄出身,但是命苦之人,出世即薨于襁褓,父母之面尚不闻,自己之相亦不识,身浅不及自身祸福,年幼不识世故伦常,幸得母皇怜惜庇佑,教其潜身画绘之中,又以帝皇之气守护千载。奈何时至今日气数已殆,公主存身之所几乎被荡尽了。

大蟒进来,两厢将这好好墓中占去一多半去,也幸得母皇余威犹存,两怪还有些忌惮,但而今失了那唯一依靠,两怪争相抢夺地盘,势必要将自己挤的魂飞魄散,让这墓变成真正荒坟方罢休。

  不过对于她也非完全被动,公主对猴子说道:“我于此墓存身千载,并非一直蒙昧无知,也曾学的一些术法,自保尚可,只是谈不得反击。幸有母皇留有我一份保障,只是求得哥哥以人身前去取得。”

  公主所言者,乃是墓中隐藏最大的秘密,是位于主墓室里,她的棺椁停放之处,于她随身陪葬有一面铜镜,表面普通,实则为整座阴宅镇守之责。不是万一之时尚不得轻启。陶猴子心中所想,那二李兄弟,突然要下这墓里,行动又神神秘秘,若不是为这面铜镜?但于此时,那铜镜价值已不是他关心之事,他所想的是如何与公主度过这个危机才是。

  思想间猴子却觉面前景象模糊,一阵困意袭来之时,他猛地眨巴下眼睛,却发现自己身躺于墓室甬道之内,四下一片黑寂,他心中凛然,随手四处寻摸,刚巧摸到手电,令他心中一喜,打开察看四周,看到迎面土墙上模糊一片山水画,颜色已经斑驳,但从黑色勾勒依旧能辨出山石树丛,以及瀑布水流。

回魂廊,不要在道中间走,也不要靠右,要靠左壁前行,见到洞口钻入,依次前行可入主室。哥哥快去,时间无多。”

  猴子听到声音,知一切都是真的,赶紧起身依公主言于甬道摸索前进,终于进入一间宽阔空间,空间空荡但却不大,正中设一土台,上面放着一口桐油漆木馆,只是棺型比常见小了许多。

  陶猴子无有工具,也没开棺的经验,见到棺木也感觉无措。耳边却听到一女声娇柔笑道:“小哥如此卖命,历经辛苦,又所谓何事啊?”然后一只小手搭于他的肩头。

精,这次休想害我……”

  那女声嬉笑道:“噢,你倒是知道的底细,可是谁想着要害你,我害了你嘛?再说纵是我要害人,也是害那恶人,哪里有害你的意思。你莫要错听他言,错怪了人家。”

  猴子无言,那女声又说:“我知你下墓是被人迫的,也知你与那公主间关系。只是这一切原是与你无关的,那公主硬生将你加差进来,却罔顾你是个活人,这要你命的,要害你的是她才对吧?”

路子可逃出此墓,并助你摆脱身下困境,不知你中也不中?”

  猴子听的她说话,心下无主,又听说能让他出墓脱困,不由心下一喜叫道:“能逃出此墓,当然中了。但是不知我该怎样去做?”

  那女声言道:“小哥若想出去,并不难的,这墓室后左侧门出去有个盗洞,攀上便得出去。不过我不会让你枉跑这一趟……”

  说话间眼前棺木砰然打开,一面铜镜从中飘忽出来,落于猴子手中,女声言说:“这面铜镜便是这墓中镇宝,人世间现有人出价百万收藏,多数盗墓者皆是为此而来,你若拿走也能发笔横财,与我们也是有利。”

  猴子怀抱铜镜,听得价值百万,不由欣喜若狂,一时间早把对公主武皇承诺抛于脑后,举电筒往所言方向照去,见那墓室左侧果有一洞,便加紧速度跑过去,于那洞前张望几下,想的这里便有出去的路,就一股脑钻了进去。

妹好生的本事,人性最极仍畏生死,爱钱财,这招守株待兔用的好,也叫那公主最后落空,甚好甚好。”

  人性弱处莫过贪字,人生寞处莫过所托非人,此字志哉。一切如梦似幻,恍若泡影。

  

  图片发自简书App

  山中多鸟兽草木,日久成精,以术法害人,便被称作魑魅。魑魅以山洞极阴处作为隐藏,无主墓穴极为首选之所。若是墓穴有主,且以强弱作较。此风兴于夏商,所以历来有资力者与逝者无不力选六爻风水之地,风光大葬,宗祠祭祀,佑保宗室强大,子孙兴盛。

  便墓室中,有能力者将逝者生前所用之物随葬,是为陪葬品,葬品多为生活物品、玉器珠宝,其中也含镇墓之物,如五精石、七精药草、各种符咒,以达驱邪避虫之用。

  然此种作用随年月而逐渐减弱,加之天灾人祸断嗣绝祭,先人得偿转生,墓室壁垒瓦解云消,邪祟魑魅乘虚而入,此墓便失去作用,保不了后代福祉,故而人常言“福及三代”,由是如此。

  而那安定思公主,虽是贵胄出身,但是命苦之人,出世即薨于襁褓,父母之面尚不闻,自己之相亦不识,身浅不及自身祸福,年幼不识世故伦常,幸得母皇怜惜庇佑,教其潜身画绘之中,又以帝皇之气守护千载。奈何时至今日气数已殆,公主存身之所几乎被荡尽了。

大蟒进来,两厢将这好好墓中占去一多半去,也幸得母皇余威犹存,两怪还有些忌惮,但而今失了那唯一依靠,两怪争相抢夺地盘,势必要将自己挤的魂飞魄散,让这墓变成真正荒坟方罢休。

  不过对于她也非完全被动,公主对猴子说道:“我于此墓存身千载,并非一直蒙昧无知,也曾学的一些术法,自保尚可,只是谈不得反击。幸有母皇留有我一份保障,只是求得哥哥以人身前去取得。”

  公主所言者,乃是墓中隐藏最大的秘密,是位于主墓室里,她的棺椁停放之处,于她随身陪葬有一面铜镜,表面普通,实则为整座阴宅镇守之责。不是万一之时尚不得轻启。陶猴子心中所想,那二李兄弟,突然要下这墓里,行动又神神秘秘,若不是为这面铜镜?但于此时,那铜镜价值已不是他关心之事,他所想的是如何与公主度过这个危机才是。

  思想间猴子却觉面前景象模糊,一阵困意袭来之时,他猛地眨巴下眼睛,却发现自己身躺于墓室甬道之内,四下一片黑寂,他心中凛然,随手四处寻摸,刚巧摸到手电,令他心中一喜,打开察看四周,看到迎面土墙上模糊一片山水画,颜色已经斑驳,但从黑色勾勒依旧能辨出山石树丛,以及瀑布水流。

回魂廊,不要在道中间走,也不要靠右,要靠左壁前行,见到洞口钻入,依次前行可入主室。哥哥快去,时间无多。”

  猴子听到声音,知一切都是真的,赶紧起身依公主言于甬道摸索前进,终于进入一间宽阔空间,空间空荡但却不大,正中设一土台,上面放着一口桐油漆木馆,只是棺型比常见小了许多。

  陶猴子无有工具,也没开棺的经验,见到棺木也感觉无措。耳边却听到一女声娇柔笑道:“小哥如此卖命,历经辛苦,又所谓何事啊?”然后一只小手搭于他的肩头。

精,这次休想害我……”

  那女声嬉笑道:“噢,你倒是知道的底细,可是谁想着要害你,我害了你嘛?再说纵是我要害人,也是害那恶人,哪里有害你的意思。你莫要错听他言,错怪了人家。”

  猴子无言,那女声又说:“我知你下墓是被人迫的,也知你与那公主间关系。只是这一切原是与你无关的,那公主硬生将你加差进来,却罔顾你是个活人,这要你命的,要害你的是她才对吧?”

路子可逃出此墓,并助你摆脱身下困境,不知你中也不中?”

  猴子听的她说话,心下无主,又听说能让他出墓脱困,不由心下一喜叫道:“能逃出此墓,当然中了。但是不知我该怎样去做?”

  那女声言道:“小哥若想出去,并不难的,这墓室后左侧门出去有个盗洞,攀上便得出去。不过我不会让你枉跑这一趟……”

  说话间眼前棺木砰然打开,一面铜镜从中飘忽出来,落于猴子手中,女声言说:“这面铜镜便是这墓中镇宝,人世间现有人出价百万收藏,多数盗墓者皆是为此而来,你若拿走也能发笔横财,与我们也是有利。”

  猴子怀抱铜镜,听得价值百万,不由欣喜若狂,一时间早把对公主武皇承诺抛于脑后,举电筒往所言方向照去,见那墓室左侧果有一洞,便加紧速度跑过去,于那洞前张望几下,想的这里便有出去的路,就一股脑钻了进去。

妹好生的本事,人性最极仍畏生死,爱钱财,这招守株待兔用的好,也叫那公主最后落空,甚好甚好。”

  人性弱处莫过贪字,人生寞处莫过所托非人,此字志哉。一切如梦似幻,恍若泡影。